寫在前面:很久沒看鬼灯了,所以可能有點OOC,請見諒:)

===================================================

如果忙碌的時間多過於空閒,那就陪著你一起忙碌吧。

 

看著金魚草大大的腦袋在面前左右搖擺的模樣,鬼灯提起方才擱在一旁的水桶,掛上釣竿的另一頭,均勻地撒在滿園嘴巴一張一合的金魚草上。

最近自己忙得實在很難有時間來看顧這些金魚草,多虧阿香的幫忙,這些金魚草不僅沒有發生乾成魚乾的慘劇,反而還長得比之前更為豐美,尾巴的色彩也艷麗許多,要是阿香對種植金魚草有興趣,說不定在金魚草的競賽裡就會蟬聯好幾次的冠軍……不、或許根本沒人能夠打敗她也不一定。

說起來……鬼灯緩緩抬起頭,像在思忖什麼般摸著下巴,「也很久沒去眾合地獄一趟了。」

 

走在販賣一般小吃的街道上,一抹礙眼的白色影子閃過,阻礙了鬼灯原欲前進的方向。

「小阿香~」白澤拿出一包藥品遞給腰際纏著兩尾大蛇的女性,「妳要的養顏聖品做好囉,給。」

「啊啦,白澤大人您來啦,其實不用您親自送來的。」阿香笑著收下藥品,白澤的手卻不安分地握上:「但我想親自送來呢,想好好看看妳……」

轟然巨響,佈滿棘刺的巨大鐵棒擦著白澤的鼻尖嵌入牆中,「啊、真是好久不見呢。」

「是呢,鬼灯大人怎麼有空來?」阿香溫順的笑語還是能讓鬼灯心情好上一陣子……前提是這隻礙眼的白色神獸不在。

「白澤大人,這是給您的錢。」阿香從囊中掏出小判交給正流著鼻血的白澤,「還請您請多保重呢。」

「不、不礙事……」白澤摀著鼻子接下小判,瞥了一眼黑著臉從牆上拔起鐵棒的鬼灯,了然於心地擦擦鼻血,露出有點狼狽卻清爽的微笑,「以後還有需要就儘管找我吧。」

「晚上也歡迎喔。」偷偷地附在阿香耳邊說完,白澤便一溜煙地逃開了。

「他剛才說了什麼?」鬼灯瞪著那隻身影越來越小的神獸,語氣平淡地問。

阿香溫婉地笑了笑,將髮絲撥至耳後,「說如果有需要再去找他呢。鬼灯大人來這裡有什麼事嗎?我記得今日不是眾合地獄的視察日唷。」

「的確不是,只是來跟妳道謝的。」鬼灯從懷裡拿出方才經過市街買的髮釵,上頭雕刻了幾條小蛇,眼睛上鑲著顏色不同的寶石,「謝謝妳幫我照顧金魚草,之後就能騰出時間了,妳也可以不用特地來……」

「不能去了嗎?」阿香的眼底透出落寞,「我以為您會看出來的。」

「嗯?看出來甚麼?」鬼灯不解地停下遞出禮物的手,「妳是說特意找來最好的液肥給金魚草的事嗎?還是、」鬼灯將髮釵插上阿香的髮髻,冷酷的嘴角微微上彎,「妳特意協助我工作,想讓我空閒一些好陪著妳的事呢?」

被這麼一說,阿香意外地抬起頭,鬼灯卻理所當然地望入她的眼底,「妳認為我會因為工作繁重而失去對這類事情的敏感度嗎?我的確有失觀察,應當多撥點時間陪妳的,就算是……」

鬼灯細聲地在她耳邊說道:「夜晚也應當邀請才是?」

溫熱的氣息搔癢似地拂過阿香耳際,一顆蛇腦袋卻在此時突兀地擠入兩人之間,「若方便的話,請您有空多來眾合地獄幾趟吧,禮物我就收下了。」

鬼灯似乎從驚惶的蛇腦袋後看見阿香的臉添上了一抹緋紅,「我知道了,另外還有件事。」

「甚麼事?」阿香悄悄地將手從無辜的小蛇身上拿開。

「今後妳不用特地來照顧金魚草,只要偶爾來找我就行。」鬼灯輕輕地挪開幾乎石化的蛇腦袋,「無論我忙碌與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