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深處,串聯的燈籠綿延數里,熱鬧的氣氛宛如慶典。

夏目跟著手舞足蹈的中級妖怪走入森林,原本對於中級妖怪的邀請不屑一顧的貓咪老師似乎也被氣氛感染得興奮許多,邊嚷著有酒香邊循著香味跑去。

 

「啊、貓咪老師!」望著又再次一溜煙地從眼前消失的貓咪老師,夏目深感無力了起來。

「夏目殿下,放心、放心!」獨眼中級妖怪湊到夏目身旁,「我們犬之會絕對會保護夏目殿下的安危的!」

「是啊、是啊,絕對會保護您的安危!」牛頭中級妖怪也附和。

「來吧,夏目殿下!」中級妖怪們誇張地拿出旗幟與摺扇揮舞,「夏目殿下要經過了!大家讓路、讓路!」

夏目無可奈何地嘆氣,中級妖怪不管何時總是這麼精神。

今天一放學就被中級妖怪們纏上,嚷著有新妖怪在森林裡辦了宴會,想請附近的妖怪們參加。

難道自己現在也被算在妖怪裡的一員了嗎?夏目苦笑。

「新來的妖怪這麼高調,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貓咪老師咬著魷魚乾,漫不經心地說,「竟然越過森林之主自己辦宴會,不懂禮貌的傢伙。」

「可是……」中級妖怪們互看一眼,「聽說有供應酒呢。」

貓咪老師的耳朵動了動,「什麼?」

「是啊,還是難得一見的美酒呢。」牛頭中級妖怪點著頭附和。

「去吧,夏目!」貓咪老師撲上夏目的背,扭著圓滾滾的身軀鬧騰,「去吧、去吧!」

攆下背上吵鬧的招財貓,順帶揍了一拳讓他安分下來後,夏目才讓中級妖怪繼續說下去。

「啊,對了對了。」中級妖怪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用棉繩綁好的信封,「這是那位大人給夏目殿下的請帖,請殿下赴約的時候務必帶著這個。」

「這樣啊……」夏目想了想,餘光瞥見摀著頭在地上翻滾的貓咪老師,露出無奈的微笑,「我知道了。」

「呀呼!」中級妖怪們歡呼起來,拿出不知何時準備好的旗幟和大鼓,吵吵鬧鬧地離開,「號外號外!夏目殿下晚上要參加宴會囉!號外號外……」

「喂!本大爺呢」貓咪老師跳了起來,往窗外大喊,「本大爺的邀請呢?」

「沒有那種東西啦。」中級妖怪們遠遠地嚷完就跑,讓貓咪老師氣得跳出窗外,卻不慎在屋頂的瓦片踩滑,「喵嗚——」

「砰!」

「貴志?發生什麼事了嗎?」在院子晾衣服的塔子阿姨聽到聲音趕來,「啊啦,貓吉你怎麼摔成這樣……」

 

「夏目!」貓咪老師在遠處呼喚,把夏目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夏目,你在哪裡?」聽見老師焦躁的語氣,夏目的腦海中浮現那圓滾滾的招財貓擔心自己的模樣,正想回應貓咪老師的呼喚不讓他擔心,便見一抹白色的影子從遠處的樹叢中竄出。

「沒請帖不能進去!快點過來!」貓咪老師對著夏目嚷。

……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夏目忍不住嘆氣。

 

沿著燈籠走了好一陣子,夏目才在一處掛滿燈籠的山洞前找到愜意地側臥著,喝得微醺的招財貓,身邊坐著幾隻小妖怪,畢恭畢敬地給他斟酒。

剛才才嚷著沒請帖不能進山洞要人快點過來,現在竟然這麼愜意地喝著酒?

「老師……」夏目握起拳頭,咬牙切齒地,「讓人快一點,結果你在做什麼!」

「誰叫你太慢了。」貓咪老師端起酒盞喝了一口,舒適地瞇上眼睛,「孝敬我的酒不喝白不喝。啊,就是這個,好喝!」

        「老師!」

挨了夏目一拳後,貓咪老師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那盞酒一飲而盡,跟在夏目身後走進山洞。

山洞的壁上也掛滿了燈籠,與外頭不太一樣的是,這些燈籠上被人用畫筆細心地點綴了不同的圖樣,大多以山水為主,看讓去挺有古樸的風格。

「您就是夏目殿下嗎?」迎面而來一位戴著半截青鬼面具的人,手裡提了盞燈籠,從薄薄的棉紙透出青藍色的燈光,在清一色的白光燈籠相較之下更加顯眼。

「您好,我是這次宴會的舉辦人,青。還請您多多指教。」沒有被面具蓋住的下半臉露出微笑,青伸出空著的手,「宴會即將開始,請您隨意找個位置坐下。」

「啊、好的。」夏目握上青的手,突然感覺什麼鑽進了自己手裡,仔細端詳,卻也沒發現什麼。

「怎麼了嗎?」青微微傾著頭。

「沒、沒什麼。」大概是錯覺吧?夏目笑笑,「感謝您的邀請。」

「是嗎,希望您能玩得愉快。」青行了個禮,便往山洞口走去招呼其他人。

「夏目。」目送青離開後,身後的貓咪老師突然跳上他的背,低聲:「注意一點,那傢伙身上有點不尋常的氣息。」

「怎麼了嗎?老師。」夏目側過臉問。

「不、應該沒什麼。」貓咪老師瞇起眼睛,看上去有些陰沉,「這裡的妖氣太濃厚了,我也不確定那傢伙是什麼,總之堤防著點。」

一個端著餐盤的妖怪經過,貓咪老師嗅了嗅,眼睛一亮,立刻從夏目的背上跳下,追了上去,「等等,請給我一杯!」

「真是的。」夏目嘆氣,回頭想找中級妖怪,卻發現他們也已經喝了起來,索性走向鋪滿紅地毯的場地上找個空位坐下,才想著該怎麼打發時間,幾個低級妖怪就圍了過來。

「夏目……大人,請、請……用。」長著兔子耳朵的小妖吃力地抬起酒盞,兩隻小小的手臂不住地顫抖。

夏目笑著接下酒盞,說:「謝謝你,但我不能喝酒呢。」

「不要緊的,這不是酒。」兔子小妖抱起比他還高的瓶子,放在夏目面前,「我們幾個也是不勝酒力的一員,但也想參加這樣的盛宴,所以找了森林北邊的花妖——椿大人拿了這個。」

「這是酒香花蜜,旁人聞起來有酒味,但其實喝下去是花蜜喔。」戴著斗笠的小妖解釋著,忍不住喝了一口,卻被兔子小妖拍了腦袋:「笨蛋!我們可是要跟夏目大人一起喝的,怎麼可以擅自喝!」

「沒關係,大家都喝吧。」夏目微笑著摸了摸被打的小妖的頭,端起酒盞啜了一口。的確是花蜜呢。

「謝謝你們。」

「各位好。」青提著顯眼的青色燈籠走過人群,輕盈地躍上最前面的大石頭,彎身敬禮,「我是這次宴會的主辦人,青。」

「這次邀請大家來參加宴會,是為了一件事情。」青鬆開提著燈籠的手,那盞青色燈籠就這樣飄在空中,慢慢地上浮,原本還喧鬧著的妖怪們頓時安靜了下來,他維持了短暫的沉默,透過面具上的眼洞掃視群眾後,才微笑道:「我需要各位協助我收集妖夢。」

青的這番言論引起眾議,夏目身邊的小妖們也議論紛紛地討論起來。

「妖夢是什麼?」斗笠小妖歪著嬌小的腦袋問。

「笨蛋,妖夢就是指關於妖怪的夢,」兔子小妖喝了一口花蜜,語氣有些微醺,「做了那種夢會在睡夢中跟夢見的妖怪心意相通,經歷那個妖怪生活中的某個片段。」

「你懂得真多呢。」夏目的臉頰泛著酒醉的微紅,擱下酒盞,呼了一口氣,酒醉的感覺才消退了些。

兔子小妖不好意思地搔著腦袋,「這都是聽椿大人說的,椿大人懂得才多呢。」

「因此,我想與各位做個交易。」青的臉在藍色的光線下略顯陰森,他彎起嘴角,「相信各位很清楚妖夢的珍貴,為收集妖夢,我會給予相應的代價,每夢見一個妖夢,就會從我這裡獲得妖力,同時、燈籠也會熄滅一盞。」

他張開雙手,一振袖,現場的所有燈籠都由白轉青,「這些燈籠所散發的光芒,都源自於我的妖力。」

剛說完,妖怪們驚呼之餘忍不住竊竊私語,他一彈指,燈籠的光便又恢復原狀,「這些燈籠都代表著一個妖夢,待這些燈籠完全熄滅之日,我會再返回此處,尋找收集妖夢者,屆時,也請各位交付所收集到的妖夢。」

他轉向夏目所在的位置,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在場『所有人』都具備資格。」

「這樣啊。」貓咪老師背著酒瓶走向臺前,「不過你收集妖夢的目的是什麼呢?妖夢可不是什麼可以隨便給人的東西哪。」

「若你成為那獲得最多妖力之人,我會告訴你的。」青伸出手,接住慢慢下降的青色燈籠,山洞中的空氣微微地騷動,「那麼各位,再會了。請務必喝得盡興再行離去。」

狂風驟起,捲起的沙塵讓人睜不開眼睛,等風停了,原本站在臺上的青也消失無蹤。

夏目放下遮擋著風的手臂,只見山洞內的燈火依舊通明,絲毫沒有受到風的影響,這樣特殊的景象也引起了在場妖怪們的驚呼。

但妖怪們還沒為未熄滅的燈籠驚嘆多久,一聲慘叫便引起了眾妖的注意。

「喵。」貓咪老師撞上牆壁慢慢地滑下,「這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誰讓你說那種話,斑。」丙順手接住差點摔上牆壁的酒瓶,悠閒地吸了一口煙,將煙霧呼在貓咪老師的臉上,「真是活該,全場除了你以外都好好的。」

「老師!」夏目急急忙忙地跑來,喘著氣,「你沒事吧?」

「喂、斑,夏目不是不會喝酒嗎?你帶他來做什麼?」其實丙不用猜也知道,大概又是這隻醜肥貓為了喝酒硬把夏目拖來的,一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鄙視那隻倒栽蔥的醜八怪。

「你以為我想帶他來嗎!」查覺到視線的貓咪老師暴跳起來,「那個主辦的傢伙發的請帖是給夏目的,沒他我根本進不來!」

聽見這番話,眾妖們又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不時地聽見「蹭酒喝的肥貓」、「厚臉皮的東西」等話,惹得貓咪老師變回原形,張開大嘴怒吼:「誰再碎嘴我吃誰!」

妖怪們一哄而散,山洞裡只留下夏目一行人與幾隻小妖。

「夏目大人。」小妖們抬著一瓶酒香花蜜走到夏目面前,「請收下這個。」

「哦、真難得呢,竟然有酒香花蜜。」丙稀奇地抽了一口煙,「之前要了幾次也不給呢,怎麼對小妖就這麼大方?」

「因為春天的時候我們曾幫忙椿大人播種。」兔子小妖探出頭道,「椿大人也答應給我們些花蜜送給有恩於我們的人。」

「這樣啊。」變回招財貓外型的貓咪老師走近小妖們,「不過給他就太浪費了,不如送給我吧。」說著就要伸出前掌去碰,兔子小妖見狀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喵嗷嗷嗷啊——」變成焦炭的招財貓直直地倒下,吐出一口黑煙。

「……椿大人在瓶子上設有結界,如果遇到心懷不軌的人想要奪走花蜜就會被電擊的。」兔子小妖補充道。

「現在才說有用嗎!」貓咪老師再次暴跳起來,「本大爺都被電完了!」

「還不是因為你貪吃。」丙不以為然地呼出一口煙,「不過既然如此,也就只有你能收下了,夏目。」

「說得也是。」夏目小心地拿起花蜜,溫柔地笑著,「那麼、我就收下了,替我謝謝椿小姐。」

小妖們看著夏目的笑顏,一時亂了神,兔子小妖才大夢初醒般地搖搖頭,把身邊的其他小妖敲醒,急急忙忙地行跪拜禮後離開。

夏目還待在原地不明白小妖們為何如此反應時,趴在地上的貓咪老師跟丙竊竊私語了一番。

「真是的。太溫柔可不是什麼好事啊。」貓咪老師閉起一隻眼睛,將頭撇向一邊。

丙吸了口煙,「不是挺好的嗎,你不也是因為這原因才繼續待在他身邊的?」

「我只是要保護友人帳罷了,跟那沒關係。」貓咪老師抖了抖身子,踏著小巧的腳掌走向夏目,「喂、夏目,分我吃點!」

「是嗎。」丙呼了一口煙,「就當是那樣吧。」

 

回到家之後,夏目看著裝著花蜜的瓶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老師,這瓶花蜜要怎麼辦呢?」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瓶花蜜,夏目總想起塔子阿姨,「能給塔子阿姨跟滋叔叔嚐嚐看嗎?」

「不,不行。」貓咪老師煞有其事地說,「人類是吃不了的,只有有妖怪才吃得了。」

「是嗎,只有妖怪才吃得了……」夏目理解地應和著,像是突然發現什麼似地臉色一轉,「你說誰是妖怪啊!」

「你哪裡不像妖怪了?」貓咪老師打了個呵欠,小小的貓舌頭伸得老長,「都有妖力能打敗妖怪了不是嗎?」

「就算這樣子,我也還是人類。」夏目將花蜜收進抽屜裡。也許……明天一早再拿給塔子阿姨他們嚐嚐看?

「真是的。要分給人類吃不如給我吃!」說著,貓咪老師便撲上去要搶,沒一會兒就被夏目一拳揍在腦袋瓜兒上。

「喵嗚——」清晨的藤原家中傳出一聲貓的慘叫。

「給我安分點,老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