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巡邏歸來後,身上積累了整日疲累的艾迪幾乎是一沾上床便沉沉地睡去。

猛毒一如往常地在艾迪睡後開始進行他的例行公事,動作輕巧無聲地為他正在補充睡眠的宿主蓋上被子,還有打開緊閉的窗戶為整個臥室帶來新鮮的空氣。

艾迪在人類的世界裡並不佔有優勢,但對共生體而言,大概會是個眾人搶奪的對象,所以在夜晚他依舊會站哨,防備著那些不知何時會出現的競爭者。

不過猛毒也很清楚,以目前自己所知道的,其他的共生體似乎有了自己喜歡的宿主,暫時——如果沒有其他的共生體像他一樣來到地球——不會有什麼競爭者。

他當然可以天真地認為這個世界是安全的,但十分清楚地球外有些什麼的猛毒知道不可能。

甚至、就算他不擔心那些外來的侵入者,這個在人類社會中處於弱勢的宿主也有夠多東西需要他操心的了。

過去的艾迪沒有正常、穩定收入,作為英雄也不可能會從哪裡獲得什麼經費……甚至不能好好地吃個人來補充營養。在最艱困的時期,艾迪甚至選擇忽視自己作為人的生理需求,幾乎只靠著猛毒的進食來維繫生存。

那段時期對猛毒來說也是地獄般的生活,他因為飢餓而暴怒不易受控,與艾迪之間的關係也變得很糟……可以說是差了一點他就會把艾迪吃進肚子裡,然後另外找個宿主去維持他身為共生體的生存。

可是艾迪……很不一樣。在發現造成猛毒失控的原因後,他只拚了命地去想辦法找食物,盡可能地安撫自己,讓他再忍耐一會兒。猛毒並沒有忍耐太久,因為很快地,艾迪找到了可以提供他營養來源的東西,雖然不是什麼穩定來源,但至少給了艾迪時間去找工作好應付他們的基本所需。

猛毒意外地發現艾迪並非人類中的弱勢,他像是受了傷的猛獸,需要時間休養,而這段時間不過是他在休養後找回狩獵手感的一個過渡期。

很快地,艾迪在一家報社找到了工作,現在的艾迪有穩定的薪資可以買點食物填飽肚子,加上猛毒終於發現人類食物中的確存在著某些東西可以讓他用不著吃人就能獲得飽足感,也不需要攝取過多沒有任何用處的食物。他們就這樣跨越了生存最低限度的門檻,可以心無旁鶩地當個英雄,而不用擔心哪天猛毒餓得發昏而把加害者在受害者面前一口吞了。

猛毒簡單地將艾迪身邊會造成他健康狀況受到影響的東西清掉——比如說臨近腐壞的食物殘渣——因為他發現,事前預防比事後修補需要更省力一點。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做的,剛開始他的確很期待艾迪會發現並給他一點獎勵,但隨著時間過去了,猛毒總覺得自己存在這種期待太過愚蠢。

艾迪不是個遲鈍的人,但他從不會主動表示,所以當猛毒讀到艾迪腦中的感謝卻沒有任何表示後,他選擇節省自己的心力不去在意那些小事,因為天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

他們是一體的,所以一些廢話可以不用說。艾迪的心裡是這麼想的,猛毒也認可這個想法,雖然剛開始他還是難得地生了悶氣,然後被艾迪一句「怎麼了,吾愛?」給吹得煙消雲散。

艾迪需要他,無論在何時何地去讀取艾迪的心,他都能強烈地感受到這件事。所以他不需要為了一點小事就不高興,他比誰都清楚艾迪有多愛他。

雖然猛毒十分清楚這件事,也完全接受,但很偶爾很偶爾地,他在夜晚艾迪入睡時會突然感受到強烈的孤單,儘管艾迪就在他身邊,儘管他清楚他們正連結在一起。

猛毒將自己化作液態狀,緩緩地漫過床邊,盡可能地讓自己伸展。

夜晚實在是太安靜了。雖然被艾迪知道他大概會不開心,但猛毒喜歡發生事情的夜晚,因為這樣艾迪就會醒來跟他一同作戰,他就可以少面對一個無聊又什麼都不能做的夜晚。

突然間,猛毒像感覺到什麼般收回毒液,凝聚出一顆小腦袋回頭望向背對著他的艾迪。

艾迪醒了。

 

艾迪被身後的動靜吵醒。

這是第一次被身後的共生體夥伴從甜美的睡夢中給吵醒。

「抱歉,艾迪。」猛毒的動作突然停止,彷彿被父母抓到尚未入睡的孩子,語氣有些怯懦。

「怎麼了?」艾迪迷糊地問著,連眼睛也沒睜開,「你睡不著?」

「我們不需要睡眠,艾迪。」猛毒從艾迪背後伸出小小的黑色腦袋瓜兒,一對白色的大眼睛盯著幾乎又要睡去的艾迪,「我們是一體的。你睡得好,那我也就能睡得好。」

「那你怎麼了?」艾迪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瞄了眼電子鐘。凌晨兩點四十五分,距離他回到家大約只過了將近兩小時,「在忙什麼嗎?」

「我只是……在做我的例行公事。」猛毒用毒液凝聚出一條觸手,將大開的窗戶關小一些,並順手將艾迪不知道何時踢掉的被子拉回他的身上蓋好。「晚上會變冷。」

「哼嗯……那你忙完了?」艾迪翻過身,正面著猛毒,一隻手往床上拍了拍,「忙完了就來休息吧?」

「我不會累。」猛毒歪著小腦袋,「艾迪,你才需要休息。」

艾迪看了猛毒一眼,又閉上眼睛。「休息的時間就該休息,有時候感覺不太準。」

「怎麼做?」猛毒感到十分困惑,因為從來沒有誰會希望他去休息,總是催促著他提供更強大的力量,還有保護。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想站哨的原因。

「比如說……,呃、像電視上的那樣?」艾迪渴睡的腦子想不出一個好的例子,只好把問題丟給電視,相信曾經熱愛看電視到不願意讓他關上的猛毒會懂的。

「電視?」猛毒沉思了幾秒,最後恍然大悟般將小小的腦袋蹭進艾迪的懷抱裡,「像這樣?」

「嗯……對。」艾迪伸手搔了搔猛毒的小腦袋,像對待貓咪一樣,只是猛毒沒有那身毛茸茸的皮毛。

察覺艾迪想像的猛毒略為不滿,一改原本小巧的模樣,用毒液擬化為類似於人類的大小。

他簡單地掃視了艾迪的身形,將自己的身材調整得稍微瘦弱一點的人體,像電視劇裡的男女一樣,依偎在艾迪身旁。

看來艾迪大概是睡著了。猛毒小心地把頭靠在艾迪的肩上,休息與否對他來說根本差別不大,單純沒有目標的模仿行為對他來說實在沒什麼意義。

但是,猛毒這樣的想法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艾迪突然伸手將他抱進懷裡,用帶著細短鬍渣的下巴輕輕地磨蹭猛毒的額頭,「我以為你除了外衣跟小腦袋以外不會有其他的型態?」

「我可以變成任何樣子,只要你想。」被艾迪突然抱著的猛毒覺得有些彆扭,輕微地掙扎想從艾迪的懷抱裡掙脫。

「至少晚上的時候,用這樣的形態睡吧。」艾迪將手臂收緊,寵溺地在猛毒的腦袋上親了一口。

事實上,猛毒完全有能力在這瞬間化為毒液竄回艾迪體內,來擺脫他的窘迫,但艾迪的行為讓猛毒的腦袋不太能如常地運轉,那些閃過他腦海中的電視劇情節讓他有點困惑。他不覺得自己跟艾迪之間的關係符合那些狀況。

「為什麼?」突如其來的感受實在難以言喻,猛毒開始從艾迪的情緒上尋求理解,卻只知道艾迪現在的狀態是開心、平靜的,還有……

「猛毒。」艾迪低聲地呼喚打斷了猛毒的思考,但很快的,他那還未找到解答的煩惱便迎刃而解。「我愛你。」

愛。那種無法言喻的感覺是愛?

「艾迪。」猛毒任由艾迪擁抱著自己,他發現要承認這件事比他想像的要難多了,「我想我也是。」

「也是什麼?」艾迪夢囈般地問著,猛毒則感覺到自己的感受被無限地放大。艾迪的呼吸、體溫,以及抱著自己的手臂,猛毒被搞迷糊了。

「我想……」猛毒不太確定自己究竟有沒有辦法感受到這些,他一直以為身為共生體的他只能感覺到宿主本身的感覺,「我也愛你,艾迪。」

「沒錯。」艾迪微睜著雙眼,微笑著望向同時抬起頭看著他的猛毒,「睡吧,吾愛。」

 

儘管猛毒還是不知何為睡意——對他們這些共生體來說,除非到了瀕死的狀態,否則是不會入睡的——但他還是依照艾迪的想法,伸出毒液凝聚成的雙手,擁抱著他。

聽著艾迪入睡後穩定的呼吸聲,猛毒閉上他那雙白色的眼睛。

他認為自己一直都很容易分辨出艾迪的情緒及感受,但現在,他有點分不出什麼是艾迪想的,又什麼是自己想的。

這份感情、喜悅以及從心底汩汩而出的渴望,所有的一切都交織在一塊兒,他、還有艾迪。

也許他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好好地重新分辨出他跟艾迪的想法,但也許直接承認他們彼此心意相通更簡單。

 

這代表著我們。猛毒想,真正的我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