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誓我原本沒有想要寫這麼虐的。 

參考猛毒漫畫 Vol.4 最新話(好虐、被虐哭) 

角色:猛毒、艾迪布洛克、麗茲艾倫、史蒂夫博士。 

 

***

 

從昏迷狀態醒來的艾迪,吃力地將腫脹的眼睛睜開一條縫。

朦朧的視力讓他看不清楚周遭的環境,只知道自己被一圈綠色的東西圍住,空氣中瀰漫著消毒水的味道,由此猜測出自己大概是在醫院之類的場所。

但在他有了猛毒之後,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他嘗試眨了眨眼睛,但這並沒有使他的視力恢復,反倒是引起了一陣疼痛。

對艾迪來說這樣的疼痛不算什麼,他有過更嚴重的傷勢,大多的時候猛毒也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協助他修復,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猛毒並沒有這麼做,像這樣的小傷,猛毒彈指間就能夠修好的。

「嘿。」艾迪艱難地張口,他沒想到自己連開個口都這麼吃力,自己的傷勢究竟有多嚴重?

「猛……毒?」自己微弱的聲音聽上去像個快要死的人,但比起這個,艾迪更想知道為什麼他開口後猛毒連點聲音都沒有。

那個低沉的聲音總是圍繞在他身邊,要是有什麼讓猛毒無法治療他的理由,猛毒也一定會焦急地想辦法把他帶到能夠提供幫助的人那裡,然後等一清醒就呼喚他的名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句話也不說。

這樣不尋常的狀況讓艾迪恐懼了起來,他不願意去想為什麼,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像個死人一樣躺在床上。他必須離開這裡,他必須去把猛毒找出來。

艾迪動了動手指,卻發現手指像是被什麼夾著一般無法彎動,嘗試了另一隻手也是差不多的狀態。他接著嘗試想抬起手來,卻發現自己像是要獨立抬起萬噸重的貨櫃一樣使不上力。

他重新睜開眼睛——儘管他還是看不清楚,所有的東西都糊在一塊兒——轉動眼球想看看自己的身體,這時候卻聽見簾子被拉開的聲音,那些圍在他周遭的綠色東西被人拉出了個缺口,從那個缺口中走進來了個人——那模樣看上去像人,還有高跟鞋踏在地上敲出的清亮聲響——她走到床邊停下,說道:「你醒了嗎,艾迪布洛克?」

聲音聽上去是麗茲,煉金術公司的執行長。

「對……——」艾迪稍稍挪動了自己的頸子,沒想到不過動了一點點就痛得他齜牙咧嘴的。

「你最好先躺著休息別亂動。」麗茲的語氣跟過去一樣強硬且不容置疑,「當然,我也知道你想問什麼。」

「告訴我……」艾迪現在每講幾個字就得休息一會兒,「在哪、猛毒在哪?」

「他還在你身體裡……」麗茲淡淡地說,可是聲音聽來有點遲疑,「他還在。」

「那為什……」艾迪心急地要起身,反而被胸口劇烈的疼痛給逼得喘不過氣。

「你先冷靜點。」麗茲嘆了口氣,「你全身上下多處骨折——粉碎性的,唯一沒碎成粉末的肋骨差點刺穿肺部,內臟破裂嚴重,目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躺著。別再亂動了。」

「猛毒會治好我。」可能是更巨大的疼痛刺激了他的神經,艾迪覺得自己能說的句子長了一點。

「你……」麗茲感到十分頭疼,她該怎麼告訴這個人事實?

 

一個月前,猛毒帶著意識不清的艾迪布洛克來到煉金術公司的秘密樓層研究室,當時她正在跟史蒂夫討論研究計畫的問題,卻被這個隨心所欲的傢伙打斷。

她其實一直都不太高興布洛克那副我行我素的模樣,即便她很清楚跟他合作某種程度上是有好處的,但那些為了配合他撒出去的錢可不是那麼容易回收回來的。

不過看到這個偶爾會給公司帶來好處的傢伙重傷得幾乎血肉模糊的模樣,她還是忍不住答應了猛毒的請求——在他給出那些優渥條件以後。

「幫幫我們。」猛毒哀求著,顫抖地失去擬化外衣的型態,他虛弱地維持著小小腦袋的模樣,盡可能地攀附在艾迪身上,「我盡力了,拜託,救救我們……救救艾迪!」

麗茲還沒來得及思考自己究竟要不要答應,猛毒便伸出他變得黏糊糊的觸手抓住她,垂著他細長的白色眼尾懇求:「拜託,就算要把我拿去做研究也可以,救他!救救我的艾迪!」

麗姿挑起她漂亮的眉,儘管這怎麼都像是趁人之危,但她不想錯過這樣的好機會,何況她本來就不樂見有人死在自己的公司裡,更別說這個人多少還是對他的公司有所貢獻的。

「我知道了,你先冷靜點。」麗茲轉而向一旁的史帝夫,「盡可能地幫他。」

「我盡量。」史帝夫推著輪椅來查看艾迪的傷勢,「我需要醫療團隊,艾倫夫人。妳同意嗎?」

「同意,動作快。」別問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她可不會沒人性到拒絕幫助已經是這種慘況的人。

麗茲拿起電話撥給醫療團隊的分機,「馬上派一組人來。」她看了眼凝聚狀態不穩定得像是火爐旁冰塊的猛毒,「要有人體跟共生體背景的。」

醫療過程她沒有參與,只知道這個治療過程耗費了整整三天,她看著自己的團隊人馬輪流著替換了好幾次,最後史蒂夫來找她報告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的傍晚,但他的表情並不像是好不容易把人救回來的模樣。

「先告訴我……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麗茲放下正在閱讀的文件,面色凝重地問。

「都有。」史蒂夫慢慢地推著輪椅來到她桌前,「妳想先聽哪個?」

「壞的吧。」麗茲擔心了起來。無論她怎麼想,這件事有差池對公司來說都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她不敢想像艾迪或他的共生體任何一方死了,另一方會有什麼反應。

「共生體正持續衰弱中。」史蒂夫遞上檢查數據表,「我們還在努力找出原因,目前只能發現他衰弱的模式,他就像是正在崩解一樣,儘管他還是繼續嘗試修復布洛克的身體,但這無法改變他持續崩解的事實。」

麗茲以為她已經想像過最糟糕的情況,但她沒有。「想辦法阻止這件事,給他另外找個宿主也可以。」

「這可能做不到,夫人。」史蒂夫推了推他的眼鏡,「他不願意離開。而且使用超音波或者高溫會對布洛克先生造成嚴重的二次損害。」

麗茲對這件事越發感到棘手,她很肯定艾迪不會比共生體好應付,特別是與他的共生體有關的事情上。「先盡可能找出發生的原因,  依你的估計,到共生體完全消失為止還有多少時間?」

「如果他不繼續嘗試為布洛克先生進行修復的話,三年。」史蒂夫看著沉思中的麗茲,遲疑了一會兒,補充道:「繼續進行修復的話,半年。」

「阻止他,我不希望等艾迪清醒後因為這件事在我的公司發瘋。」麗茲站了起來,像想起什麼似地望向史蒂夫,「對了,好消息是?」

「艾迪布洛克先生已經脫離險境了,但是……」史蒂夫猶豫了一下,將輪椅轉向門口,背對麗茲,「如果阻止共生體的治療,他會終生癱瘓。」

「我想這大概不能算是個好的消息。」麗茲瞪了背對著自己的史蒂夫一眼,「帶我去看看他們。我認為有必要讓他了解實際情況。」

 

來到休養室後,麗茲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儘管艾迪看起來比剛出現的滿身是血的狀態好很多了,但全身上下滲血的紗布還是令人怵目驚心。

「我知道你們為什麼而來。」猛毒虛弱地從艾迪身上凝聚出一顆小腦袋,看起來比上次穩定了許多,至少沒有不斷隨著重力滴下的毒液,「我知道。」

「我們會盡可能找到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在那之前你不要輕舉妄動。」麗茲走到床邊,正好與猛毒抬起的白色眼睛對視,「我不想替你向布洛克解釋。」

「你們無法保證一定找得出方法,對吧?」猛毒低下頭,深情地看著被紗布遮去大半臉龐的艾迪,伸出細小的觸手撫過他的臉頰,「那我就得在最後的期限前盡可能地幫助艾迪。」

「你這是自尋死路!」麗茲覺得鬱悶極了,猛毒說的話完全正確,他們的確無法保證能夠在時限前找出解答,但三年……對史蒂夫來說很充裕了。

「我如果停下了,在我消失以後,你們是不可能讓他恢復健康的。」猛毒輕輕地貼著艾迪的臉,閉上眼睛,「如果博士找得到解答,半年也綽綽有餘。」

「你……」麗茲氣結,她不想去理解猛毒現在這種自殺式的想法,在她看來那根本是將所有人都逼到死巷子裡,但她真的會不了解猛毒所說的話嗎?不、她完全懂,正因為懂才不想去理解,「你根本不相信自己會挺過去。」

猛毒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靠著艾迪,「我不能賭樂觀的那一邊。」

「……隨便你。」麗茲覺得自己被迫走入難以掙脫的泥沼,她只能盡可能地希望史蒂夫能夠在半年內找到方法,還有想辦法去應付不知道多久後才會清醒的艾迪。

 

回到現實,麗茲揉了揉額角,她不認為布洛克會理解這些,但在他還不能靈活地行動前告訴他絕對會比較好——儘管對他本人來說大概會很不好,但麗茲才不想要管這些——至少不用擔心他抓狂起來把周遭毀得一團亂。

「他的確可以治好你,只是代價是他的性命。」麗茲看著露出疑惑表情的艾迪布洛克,不打算讓他有任何思考的時間,「他堅持要繼續治療你,這也讓他衰敗的速度增加得更快了。」

「我知道這很難接受,但你先聽我說完。」麗茲看了眼艾迪床邊的儀器,無視持續飆高的心跳與血壓指數,「他本來就只剩下三年的時間,史蒂夫還在努力找到解決的辦法,雖然已經有了頭緒,但他認為需要至少四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找到真正的癥結點。基因解碼不是件容易的事,四個月已經是他所能辦到的最快速度了。」

「他還剩下五個月的時間,但從上周開始他似乎就再也沒有辦法出來說話了。」麗茲嘆了口氣,「但是他還在你身體裡,艾迪。」

「不……」艾迪的腦中陷入一片空白,他沒有辦法想像失去猛毒的世界,猛毒已經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在意的,如果失去他……這絕對不行。

「救救我們,拜託。」麗茲沒想到她會從艾迪口中聽見同樣的話,驚訝地睜大眼睛,「救救猛毒,我……」艾迪激動地抬起手抓住麗茲,卻被席捲而來的疼痛淹沒思考。幾乎是本能地,他顫抖著手,不斷地用那混雜著呻吟的嘶啞聲音向麗茲哀求著「救猛毒」。

麗茲被艾迪的力氣嚇了一跳,按照史蒂夫告訴她的資訊,他完全不應該有力氣伸出手,唯一可能的解釋是艾迪對於猛毒的執念使他連疼痛都顧不上,只為求她幫忙?

這樣我行我素的人為了一個共生體苦苦哀求?共生體需要倚靠宿主就算了,身為宿主的艾迪布洛克?她是曾經感受到艾迪布洛克與他的共生體之間的特殊情誼,但沒想過是這樣的程度。

直到醫療人員因為儀器響起的警報進來後,麗茲才清醒過來,抽回自己的手,沉著一張臉走出休養室。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