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艾迪再次醒來,他很快地發現自己的疼痛銳減,至少不是那種難以忍受的痛苦。

雖然疼痛舒緩了,他卻只有深深的擔憂與絕望。因為這代表著他的至愛還在繼續治療他,但照麗茲的話來看,這也表示著猛毒的生命正在急速縮短。

他恨不得用超音波或高溫將猛毒逼出來阻止他,但同時也很清楚,這麼做只是給他的最愛傷害。

還不如嘗試著跟他對談。

「猛毒。」艾迪輕聲呼喚著,像是害怕嚇著對方似地溫柔,「我們能談一談嗎?」

沒聽見預期的聲音,艾迪輕輕地閉上眼睛。要是接下來的幾個月、甚至一生都再也聽不見猛毒的聲音?他光是想像都覺得害怕。

「猛毒,如果你聽得見,至少給我一點回音。」艾迪的眼眶發熱,他知道麗茲告訴他的事情都是真的,但他還不想要去面對。他跟猛毒一直都是這麼地親近、心靈相通,他們共享著所有的一切……也應該共享生命。

不、艾迪。艾迪彷彿聽見了猛毒的聲音,宛如多年前與他分開時感受到的幻聽,但這次他很清楚,這不是幻覺。你不能這麼想。

「你終於出現了,猛毒。」艾迪覺得自己的生命又出現了曙光,「我以為你再也不會出現在我面前了。」

你的身體狀況優先,艾迪。

「吾愛,我好很多了。」艾迪試著展示自己所言不虛,他抬起之前光是動根手指都費力的手,活動了下指關節,「看,我的手能動了。」

但腰部以下傷得很重,艾迪。猛毒溫柔地說。你的內臟損傷得很嚴重,我只能暫時關閉你的感覺,你還是需要休息。

「如果我說我願意承受這些,你會停止治療嗎?」艾迪看著自己的手,輕輕地放下,「我們等史蒂夫找出問題所在,好嗎?」

不行,艾迪。猛毒的語氣很堅定,艾迪彷彿能看見猛毒的那雙白色眼睛正無庸置疑地盯著他。如果這麼做,你會死的。

「人類的醫療比你想像中進步的,猛毒。」艾迪將手放在自己的肩上,那是猛毒最常出現的位置,他知道自己,「我好想你,親愛的。」

真想要像往常一樣碰觸你。艾迪想著,有些頹然地要將手收回,卻被熟悉的毒液爬上手背,安慰般地摩娑著。

「猛毒!」艾迪驚喜地看著自己手上的猛毒,「吾愛,你在這兒!」

但不能這樣太久,艾迪。猛毒悄悄地爬上艾迪的胸口,探出半個拳頭大小的腦袋,「你還受著傷,我們得少消耗點力氣。

「猛毒。」艾迪抬起手輕輕地撫著好不容易才再見上一面的小腦袋,「說真的,我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我們必須取捨,親愛的。」換作是幾年前的自己,不、換作是認識猛毒前的自己,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離開我,讓史蒂夫治好你。」

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猛毒生氣地大吼,對著艾迪亮出小小的獠牙,「我們不能分開,不能!

「我知道,但是這是必須的。」艾迪輕輕地吻上猛毒的小腦袋,「我們都希望彼此好好的,對嗎?所以我不希望你消失……」

我們都不希望!艾迪,沒有我你會死的!」猛毒的臉皺在一起,像是在強忍著什麼,「你會在三天內死去!我比你更清楚你的身體狀況。

「那你就願意讓我承受你為了治療我而在半年內死去?」艾迪悲傷地看著猛毒,「我們都同樣地自私,自私地希望另一方能活著,而不願意想辦法讓自己活下去?」

「那太荒謬了,猛毒。」艾迪捧著小小的猛毒,像是對待脆弱的易碎物般小心翼翼,「你知道我們都無法活在一個沒有另一方的世界裡的。」

可是……」猛毒垂著狹長的白色眼尾,「我愛你,艾迪。

「我知道。」艾迪輕輕地摟著他,「所以我們要配合,一天之中撥出幾個小時讓史蒂夫為你檢查,好嗎?」

但是艾迪……」猛毒蹭著艾迪的頸子,搖了搖他的小腦袋,「你會非常痛。

「不要緊的。」艾迪拍拍猛毒的小腦袋,「不要緊。」

 

得知猛毒願意主動從宿主身上離開的時候,麗茲和史蒂夫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

但很快地,他們開始懷疑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唔!」當猛毒剛離開的時候,艾迪感覺喉嚨彷彿被灌了硫酸一樣,連半句話也說不出來,隨之而來的劇烈疼痛讓他連哀號的力氣都沒有。

艾迪!」猛毒擔心地竄回他身上,嘗試滲回艾迪的體內為他阻斷感覺,卻被艾迪伸手阻止了。

「我……」他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在燃燒,但無論如何現在最要緊的是讓猛毒放下心來。艾迪勉強地深呼吸,「我沒事。」

集中地忍著疼痛的他根本沒發現自己現在看起來有多糟,滿頭大汗的他額上冒著青筋,嘴唇蒼白地顫抖著,小心地喘著氣,但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目前正承受著巨大的痛楚,更別說是跟他朝夕相處的猛毒了。

艾迪……現在還不是時候。」猛毒爬上他的手,纏繞的毒液像是與其十指相扣,「等你的身體好多了再這麼做,好嗎?

「不、我忍得住。」艾迪深吸了一口氣,嘗試讓自己不要去感受那輪番肆虐的痛苦,「別擔心我,我撐得住。」

真的嗎?」猛毒擔心地探出小腦袋,看見艾迪因痛苦皺起的眉頭,還有無法克制地顫抖,心裡有點動搖,「但艾迪……

「去吧,別延長我自處的時間。」艾迪勉強地扯出了個微笑,「別讓我太想你,吾愛。」

「走吧,猛毒。」史蒂夫拿著容器來到艾迪的床邊,「今天大概只會做點簡單的測試,不會太久的。」

猛毒看了史蒂夫一眼,又回望因強忍著痛苦而表情扭曲的艾迪,伸出小小的觸手撫去艾迪額角的汗,「我很快就回來。

等猛毒離開後,艾迪突然蜷起身子,全身劇烈地顫抖著,讓一旁的麗茲嚇了一跳,「布洛克?你還好嗎?」

「當然……不好。」艾迪艱難地擠出幾個字後,全身上下的疼痛排山倒海而來地淹沒他的理智,他的手指緊緊地掐著床墊,幾乎要抓穿,他喘著粗氣,額上全是青筋,臉色也脹得要發青,麗茲拿起呼叫器打算讓醫護人員過來處理,卻被艾迪一把抓住,「不、不……用。」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麗茲瞪著痛苦不堪卻還是把呻吟吞進肚子裡的艾迪,按下了呼叫器,「這樣別說幾個小時了,光是十分鐘就足以讓你生不如死。」

艾迪還想說些什麼,但強度不減反增的疼痛開始侵蝕他的意志力,他聽得見麗茲艾倫還在說話,但已經分辨不出對方到底正在說些什麼,就像被沉入疼痛的海洋,不可見、不可聞,唯有窒息感與希望解脫的想法共存。

真的、生不如死——

 

猛毒隨著史蒂夫來到研究室後不斷地在容器裡來回爬動,口中始終叨念的艾迪的名字,讓一旁正在設定測試儀器的史蒂夫忍不住搖頭。

「嘿、猛毒,放輕鬆,他會沒事的。」史蒂夫拿起一根試管,將液體倒入機器的溶液槽中,「我們來談談你的狀況吧?雖然我還沒解碼出你的基因,因此無法確定用什麼東西才能讓你不再崩解……但我確定有什麼東西正在腐蝕你,如果能把那東西分離出來,你的問題應該就可以解決了。」

那個『東西』是什麼?」猛毒停止躁動,轉而看向史蒂夫博士,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真是道曙光,「告訴我。

「我們還不知道。」史蒂夫關上溶液槽的蓋子,「但會找出來的,我保證。」

要多久?」猛毒將毒液伸展成像蛛網的模樣,「那東西在哪?

「冷靜點,兄弟。」史蒂夫將儀器接到猛毒所在的容器上,「只是需要做一些測試,測試後才知道有哪些處理方法。」

「忍耐點。」史蒂夫看了猛毒一眼,按下儀器按鈕。

什麼?啊啊啊,不——」猛毒痛苦地撞上容器,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正被往上吸,高頻率的音波讓他痛苦得想要一口咬掉史蒂夫的腦袋,「關掉它!

「再十秒,忍耐點。」史蒂夫看了眼儀器的倒數計時,「快結束了,五、四、三、二——」

猛毒隨著儀器關閉摔到容器底部,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艾迪!帶我回艾迪那裡!

「等等,你才離開不到五分鐘。」史蒂夫在紀錄本上寫了點東西,推著輪椅到猛毒面前,「感覺如何?」

糟糕、非常糟糕!」猛毒威脅地亮著尖銳的獠牙,「不准再打開儀器!不准!

「說真的,你沒有其他的感覺?比如說感到更輕鬆了或者其他?」史蒂夫推了推自己滑下的眼鏡,「或者你能發現自己有那裡跟往常不同嗎?」

沒有!」猛毒還在氣頭上,他生氣地在容器裡繞著圈,「你背叛我!你在傷害我!我要艾迪——

「我沒有,儀器的音波頻率甚至不到會造成你傷害的4000赫茲……」史蒂夫像是想到什麼似地看著猛毒,「我們再做一次測試,從低頻開始升高,會痛就告訴我。我會停下來。」

不!不准再做測試!」猛毒驚恐地喊,使勁地撞著容器想逃出來,「停下!

「從六百赫茲開始。」史蒂夫轉動按鈕,按下開關,「現在感覺如何?」

關掉!」猛毒怒吼,即便現在他沒什麼感覺。

「你得配合,兄弟。」史蒂夫慢慢地將赫茲數調高,「我知道你很生氣,但這是為了找到讓你活下去的辦法。會痛嗎?或者不舒服?」

沒有。」猛毒稍微冷靜了點,即使他始終用牙齒像史蒂夫示威,「但是關掉它!

「好。別緊張,我不會超過剛才那個讓你痛的頻率,告訴我你的感受。」史蒂夫觀察著猛毒,小心地將頻率扭轉到兩千,「這樣呢?」

沒感覺。」猛毒盯著儀表板上不斷跳動的數字,「超過三千五就咬掉你的頭!

「你不會有機會的。」史蒂夫一口氣將赫茲調到兩千五,「如何?」

還可以。」猛毒繞著容器的邊緣爬,時不時防備地看著容器上方與儀器連接的地方。

「那接下來試三千赫茲?」史蒂夫試探性地問,「還是慢慢來?」

三千。」猛毒停下動作,將自己壓在容器底部,看起來有點擔心接下來的調整。

「好。」史蒂夫刻意小心地轉得慢一些,直到赫茲數達到兩千八時,猛毒開始出現了反應,「等、啊啊啊——

史蒂夫迅速地關上儀器開關,並把儀器接口拆除,「你的可承受頻率下降了,剛才測到的數值是兩千八百左右。你以前有經歷過類似的狀況嗎?」

不、從未。」猛毒癱軟在容器底,他懷疑自己的崩解速度增加了,「想見艾迪,想回去。

「最後一個檢測,為了確定你的崩解速度。」史蒂夫打開關著猛毒的容器,用鑷子夾起一小段毒液,「好了。」

 

艾迪!」透過容器看著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艾迪,猛毒慌張地竄向容器唯一的開口,迅速地回到艾迪身上,「艾迪?艾迪醒醒,我回來了,艾迪?

「他只是打了點嗎啡和鎮定劑。」麗茲看著爬上艾迪胸口聽心跳聲的猛毒說,隨即轉向一旁的史蒂夫,「情況怎麼樣?」

「衰弱的情況似乎使他的承受度下降了,現在只要使用將近三千赫茲的音波就會對他造成傷害。」史蒂夫困擾地搔搔腦袋,這樣的話他可能得換種方式來給猛毒做檢查了,「由目前的分析結果看起來,他的損傷應該是被某種物質促使產生的,而不是自發性的衰弱,這代表……」

「猛毒有救了?」艾迪嘶啞的聲音引起了麗茲和史蒂夫的注意,「對嗎?」

「雖然來沒找到確切的方法,但至少有可能了。」但問題是得找出那個方法,史蒂夫想。

 

艾迪?你還好嗎?」史蒂夫與麗茲走後,猛毒重新回到艾迪體內,嘗試去讀在他離開期間艾迪的記憶,「非常疼,對嗎?

「我沒事。」艾迪安慰著猛毒,「打了嗎啡以後不那麼痛了。」

不想再離開你了,艾迪。」猛毒凝聚出小腦袋,看著艾迪說,「想陪在你身邊。

「一下子而已,親愛的。」艾迪抬起手摸摸猛毒的頭,「忍耐一下子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

「永遠。」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