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這是舊文,被我發在小帳的舊文(尺度問題所以EP本帳不發 艸)

我想了很久才決定發回來痞客邦,因為寫虐文寫到有點難過想要HE之外還加上到了修文的時間,所以!一次發完

 

***

 

找到新工作的艾迪,生活過得非常充實。

白天寫寫專欄,民眾們很買單他的文章,畢竟他揭發過生命基金會的內幕,即便他不繼續幹記者這一行,也多得是人想邀請他說說關於那件事的來龍去脈。

但他還是偏愛寫作,這來自於人性,重複講述同一件事實在太無趣了,寫寫有趣的故事,膩了就換個主題,完美。

晚上帶著他可愛的寄生蟲外出覓食——雖然有時候礙於工作關係只能用點人類食物應付了事——但對於猛毒來說,應該是很足夠了,至少最近這幾個月以來再沒聽過他喊餓。

艾迪。」猛毒低沉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怎麼了?」艾迪為他的專欄文章存檔,闔上筆記型電腦,這幾乎成習慣了,猛毒就像是個鬧鐘,管理生活的那種,以防他忙到忘了吃飯或者其他重要的生理需求,「吃飯時間到了嗎……嘿、這才剛過半小時啊老兄。」

我不是為了吃飯叫你。」猛毒的聲音很理直氣壯,從他肩頭上凝聚出一個小腦袋,「關於你的身體,我們必須談談。

「什麼?」艾迪想起之前丹為他做健康檢查時的結果,「哦、嘿,那時候你不是說你可以治好它嗎?」

不是那個!」猛毒張開猙獰的牙齒威嚇,「那個我辦得到!辦不到的是別的。

「你的意思是說我身上又冒出什麼新病症了嗎?」艾迪不可置信地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尷尬地搔了搔額頭,「呃、告訴我你是在開玩笑的。」

猛毒沉默地看著他,液態狀的腦袋輕微地波動了一下,看起來也許有點……難過?

Fuck.」艾迪靠著椅背,才以為自己的生活步上正軌了,結果只是海市蜃樓。

艾迪,先等等。」猛毒從小腦袋附近伸出了一條小手臂,「我是說要商量,還沒確定辦不到。讓我告訴你在哪?

獲得艾迪默許的猛毒將小手臂垂了下來,慢慢地指向艾迪的下半身,最後停在褲襠的位置,「這裡。

艾迪看了眼猛毒指的位置,閉上雙眼不忍直視。有什麼事會比死更難讓人接受的?原來自己在生命基金會事件差點去了條命不夠,現在連男人最基本的繁衍能力也有問題了嗎?

「這裡出了什麼問題?」艾迪突然有點想回到工作裡,至少分心一下讓自己逃避這個事實。

你是在逃避,艾迪。」猛毒收回手,用兩顆極大的白色眼睛瞪著他,「你需要配合,不然我無法幫你。或者你比較喜歡像電視上說的去醫院檢查,也許可以找丹幫你看看這問題?

「去你的。」這傢伙又在戳自己的痛處,在自己的前女友面前丟臉已經夠他受的了,旁邊還有前女友的現任男友?現在這個混蛋寄生蟲竟然要自己去找女友的男朋友檢查性功能障礙?

嘿!別偷偷在腦子裡罵我,我都知道!」猛毒凝聚出更大的上半身,原本平滑的輪廓冒出一根根尖刺表達他的不滿,「道歉!

「好、好,是我的錯,抱歉我不該那樣叫你。」艾迪舉起雙手投降,現在猛毒已經理解這個舉動的含意,滿意地退縮回原本的大小,「我嘗試用我的方法幫助你,但完全沒有用。

「你用了什麼方法?」之前跟猛毒討論過他的治療,聽上去像是用循環處理的,所有液體能辦得到的事情他都能辦得到,性功能障礙……哼嗯?人腦有限。

為什麼你總覺得是性功能障礙?」猛毒做出類似於人類皺眉的表情,「我好像沒說是那個問題。

「不然是什麼問題?」艾迪一時想不出來這個部位會有的疾病,「泌尿疾病?」

嘿、等等,我沒說那是已經發生的。」猛毒伸出一條手臂打開他的筆記型電腦,給艾迪播放一段影片,那是個新聞報導,不過更像是宣導,「你已經太久沒性愛了,這對身體有害!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幫你,這沒有個具體的處理方法。

「這你就不用操心了。」艾迪突然了解猛毒在擔心些什麼,啞然失笑,「就算不幹這些我也不會因為這樣死的。」

不!」猛毒點開另個影片,「看這個!

影片裡表達了長期不性愛的後果,但還沒播完影片,艾迪就把影片關了。

嘿!」猛毒回頭瞪著他,「影片還沒播完!

「不要聽他們胡說,不會那麼嚴重好嗎?」艾迪對於猛毒的瞎操心覺得好笑,安妮離開以後他的確有段時間振作不起來,但真要他出去找個床伴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那就去找啊!」猛毒突然來了興致,把艾迪整個人撐了起來,推著他往門口去,嚇得艾迪連忙喊停。

怎樣?」猛毒不耐煩地轉頭,他最討厭磨磨蹭蹭的了。

「你認真嗎?」艾迪盯著猛毒疑惑的腦袋,「『我們』?」

見猛毒半天沒反應,艾迪開始思考要怎麼說服猛毒別拖著他出門找床伴。

「我才剛跟安妮分手不久。」他的腦海中閃過安妮的笑臉,連忙搖搖頭清理自己的思緒,「現在沒心思找別人。」

猛毒放鬆了力道,似乎是決定先聽聽他怎麼說,見到猛毒這樣的轉變,艾迪很欣慰,「沒錯,所以我們先不討論這件事吧?」

那在你遇見安妮前,你怎麼解決的?」猛毒瞇起自己本來就略帶殺氣的眼睛,讓艾迪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等等……艾迪的不安瞬間放大,他好像猜得出猛毒接下來會幹什麼。

「不、不行。」艾迪警告著,但猛毒彷彿沒聽見他的警告,用毒液爬上他的身體,「你需要自己來一發。

「嘿。」艾迪擋住猛毒向自己下體靠近的毒液,「我有隱私權。」

是『我們』有隱私權。」猛毒的毒液漫過艾迪的手指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等一下,我不能自己來嗎?」艾迪有點著急地喊,「你縮回我身體裡,安靜不要說話之類的。」

哼嗯……成交。」猛毒考慮了一下便乖順地回流,讓艾迪鬆了好大一口氣,「但你今天『必須』來一發。為你的健康著想。

「我會嘗試的。」

 

艾迪等到猛毒回到身體裡、真正安靜下來之後,回到自己的電腦桌前不自在地坐下,艾迪打開網頁查詢了自己常用的網站,強烈的不自在感讓他忍不住去檢視周遭環境,發現了大開的窗戶與被整齊地收在窗兩側的窗簾。

為了隱私,打開可不行。艾迪將窗戶關上、窗簾拉上後,回到位置上坐好,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了其中一部影片。

「嗯、嗯、啊!」被突然的巨大音量嚇到,艾迪慌張地關掉網頁,剛才影片中女人的聲音讓自己稍微起了一點生理反應,可是他卻有種被人監視著的感覺,在視線中自慰……老天啊他辦不到!

我可以幫你。」猛毒低沉的聲音突然出現,讓艾迪冷不防被嚇了一跳。「喔天啊!拜託你能不能別突然出聲!」

誰叫你慢吞吞的。」猛毒伸出他的腦袋,「說真的,我可以幫你。

「不了。」艾迪果斷的拒絕,「只要你可以安靜得像是你不在這附近我就可以辦得到。」

我剛不就是那樣了?」猛毒不滿地慢慢退回去,「你再辦不到我就幫你。

「不用!」艾迪重新打開網頁,絕對不行讓這傢伙干涉自己最後的一點隱私,一般的生活起居就算了,他可不想要被猛毒管上性生活,特別是在他完全不曉得猛毒會怎麼「幫」他的狀況下。

我會像人類那樣幫你。」猛毒小聲地說,此舉讓艾迪忍不住翻白眼,「閉嘴!」

就算艾迪很清楚自己現在無論做什麼猛毒都會知道,但他還是想要一個空間,他不想去知道猛毒知道了什麼,或者感受到什麼,他不想要知道他跟猛毒共感!

一旦共感了,這就會像是……像是他正跟猛毒做愛一樣。

跟我做有什麼問題嗎?」猛毒忍不住問,這時的艾迪正好掏出自己的那話兒,聽見猛毒的問題讓他冒出一身冷汗。

「什麼問題?問題可大了啊。」艾迪遮著自己隱私的部位,深怕猛毒會看見似地,「我們是不同的個體,在這件事情上,我堅持不行。」

為什麼?」猛毒不明白地露出小腦袋,馬上被艾迪喝斥回去,「你跟安妮也是不同的個體。

那不一樣。艾迪不知道自己要解釋到什麼程度猛毒才能聽得懂,「因為我愛她。」

那你為什麼要放棄安妮?」猛毒問出的話像針一下刺入他的心,「看、你難過了。

為什麼要放棄安妮。艾迪的腦中閃過無數安妮的身影,最後停留在安妮與丹的相吻,「因為她可以更幸福。」

就因為這個?」猛毒不以為然地來到他面前,「你只是個懦夫。換成是我,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跟她分開的。

「但人類的世界沒有這麼簡單。」艾迪給自己拉上拉鍊,「我們得有自知之明。」

什麼自知之明?」猛毒趴在他胸前,整張臉幾乎要貼上來,「你是說你現在身上多了只寄生蟲?

「差不多吧……你不是討厭別人叫你寄生蟲?」艾迪關上電腦,現在的他好像沒心思做這些。

我自己不是別人。」猛毒理直氣壯地說,「艾迪,只要有愛的話就可以做那件事嗎?

「你還在想那個啊?」艾迪嘆了口氣,「彼此有愛的話。」

艾迪,你愛我嗎?」猛毒把自己縮得小一點,嘗試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可怕,「我想我愛你。

「兄弟,我當然愛你。」雖然因為猛毒失去了一點點隱私,但他救了自己一命,如果猛毒在自己被刺穿胸口的那瞬間就放棄他的話,自己也不會好好地在這裡……但他們原本是在談這件事的嗎?

「等一下,你問這個幹嘛?」艾迪立刻察覺到猛毒的意圖,「你不是想……」

沒錯。」猛毒的毒液漫過艾迪的下身,「我想我知道怎麼做。

「這不是你知不知道的問題……」艾迪感覺到猛毒的毒液透過衣服接觸到自己的身體,其實冷靜一想就像是把身體泡在水裡一樣,只是這水有自己的意識。

你就不能乾脆點想成是跟我做愛嗎?」猛毒不太高興地抗議,「你剛說你愛我!

「對、但是是家人的愛!」艾迪感覺到褲襠裡的猛毒正在凝聚中,老天、這傢伙想要凝聚成什麼啊?

你之前說安妮也是家人。」看來猛毒還是分不出來其中差異,艾迪決定先喊停再好好跟他溝通,「你先停下來我再跟你說。」

不。」猛毒凝聚出另外的小手解開艾迪褲頭的釦子,「你想玩拖延戰術。

艾迪哭笑不得,「你到底為什麼這麼想要我做一次?」

因為我只有看到記憶沒感受過。」猛毒凝聚出強壯的上半身,讓自己的一部份流向艾迪的背後,拉著他往客廳的沙發上走,「我好奇。

「所以,什麼關於我的身體你想談談是騙人的?」艾迪無語問蒼天,這一切難道就只是由於猛毒的好奇心?

不,我是先擔心你的身體,看過記憶後才好奇的。」猛毒把他壓上沙發,「當然我也趁你睡覺的時候查過了。用電腦。

艾迪想起剛放影片時的巨大音量,「你把聲音開到最大?」

我不能離你太遠,不小心過太久會死。」猛毒撩起艾迪的上衣,「你可以把筆記型電腦拿進去!」

但那樣你會聽到!」猛毒伸出兩隻小手湊近艾迪的胸前,「你會阻止我。

「我不會妨礙你看色色的小影片的,兄弟。嘿、你要幹嘛?」艾迪連忙拉下自己的衣服,下半身泡在水裡已經是極限了,他可不想被像日本的動畫那樣對待。

所以你比較喜歡真正大小的手?」猛毒縮小了一點自己的身體,將兩隻手擴大成一般人的大小,「這樣比較好嗎?

「停下。」艾迪緊緊地壓著衣服,「我說停下。」

那『我們』呢?」猛毒湊近艾迪的耳邊,「我想要你,艾迪。

為什麼?艾迪思考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猛毒變成這樣,是給他吃了太多垃圾食物了嗎?還是上次吃了個強暴犯所以讓他受到影響那麼想要試試看?食物會影響他的想法嗎?那以後要慎選食物了。

嘿!我跟那種人渣才不一樣!」猛毒生氣地用頭撞了艾迪一下,「我才不會受到那種壞傢伙的影響!

「喔拜託。」艾迪覺得自己快說不過猛毒了,明明能說善道是記者的天分,「你現在這行為還說沒有?」

這不一樣!」猛毒突然間變得巨大,把分布在艾迪身上的所有毒液都集中到上半身來,用力地吼了一聲後便縮回艾迪的體內,過了很久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就像消失一樣。

「猛毒?」艾迪試探性地問,「你生氣了?」

之前叫他寄生蟲的時候,猛毒還會纏著他道歉,現在這樣沉默讓艾迪有點不安。「嘿、親愛的?」

「我不是有意的。」艾迪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說得太過火了,「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做這種事。」

沒回應。「猛毒、親愛的,我愛你,因為你曾經救過我、對我不離不棄,但是我……」這該怎麼說?還沒準備好?天啊,他真的會準備好跟猛毒做這種事嗎?不會吧?

所以到底為什麼不行?」猛毒重新露出一顆小腦袋,原本銳利的眼睛下垂了點,看上去很失落,「人會自慰,我跟你是一體的,為什麼不行?

是啊,為什麼不行……艾迪總覺得自己快被猛毒說動了,但不行,管他什麼原因,反正不行。

為什麼?」猛毒朝著艾迪的耳朵嚷,「你說愛著彼此就可以。

我們、就像自慰一樣。」低沉的聲音蠱惑著,艾迪的耳朵被猛毒的氣息搔得麻麻癢癢的,「試試看。別在意我的感覺,只想著你的。

艾迪深吸一口氣,的確、他跟猛毒現在的關係完全可以當作只是人格分裂,不過就是自慰而已,應該。他就像站在懸崖上,看著漂亮的湛藍色大海思考著自己究竟要不要跳下去。

艾迪,試試看。」猛毒發現艾迪似乎開始動搖了,小心翼翼地繞到他身後,用毒液爬上他的頸後,「讓我們成為我們。

「好、好。」艾迪自暴自棄地放棄思考,也許只是自己太敏感,或者有其他原因讓自己鬼迷心竅,就當是這樣好了,讓我們成為我們,反正真不行停下來就好了。

「試試看。但是!我說停就要停。」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