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猛毒開始後一分鐘內,艾迪就後悔了。

應該沒有人在自慰的時候會什麼也不做的,猛毒從開始就一直打算自己來。用毒液伸出模擬的手,替他解開拉鍊,掏出他根本還沒硬起來的部位,艾迪覺得自己好像正在看著由自身下體演出的自慰AV,戴著黑色手套規律地上下套弄。

該說自己沒想到可以這麼隨便地被挑起性慾嗎?他閉上眼睛不去想「現實」狀況下到底是誰在替他「自慰」,真的去想說不定自己就軟了。

睜開你的眼睛,艾迪。」猛毒的聲音突然闖進他的思緒,害得艾迪下意識睜開眼睛,正好面對著猛毒凝聚出的上半身,猛毒伸出柔化的手掌——與戰鬥時的爪子不同,這比較像人類的手一點——撫過艾迪的臉頰,「告訴我,你喜歡怎麼做,別讓我去挖你的記憶。

「不、沒有人自慰的時候會告訴自己喜歡什麼的。」艾迪盯著猛毒的白色眼睛,「我們通常跟著感覺走。」

所以。」猛毒靠在艾迪耳邊,艾迪感覺到有氣息拂過耳際,「你感覺怎麼樣?

「我感覺……」艾迪斟酌著用詞,「自己像正在用史萊姆自慰的笨傢伙一樣,嘿、這可是你問的!」

猛毒才不管那麼多,他只覺得自己被艾迪輕視了,原本為了讓艾迪感覺好一點才這樣磨磨蹭蹭的,一點都不像平常的自己。他已經受夠了。

史萊姆?艾迪?」猛毒粗魯地脫去艾迪的衣服,「我們可以做到任何事,記得嗎?

「呃、我以為你當時說的是戰鬥?」艾迪微弱的抵抗——對猛毒來說是微弱的抵抗——只是天不從人願,他還是被猛毒脫得幾乎一絲不掛,「嘿、老兄,你這不是自慰。」

你說我是史萊姆。」猛毒的手失去了液體的波動,看上去像金屬,「但我不是。

「好、好,我道歉好嗎?」艾迪有點緊張地看著猛毒的那隻手,他完全了解猛毒的力量,現在他就算要打死自己都很有可能……

你死,我也會死,記得嗎?」猛毒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少找到艾迪腦袋裡的腫瘤或血塊了,可能在海馬迴附近?他一定要找時間去確認。

「我為我說你是史萊姆道歉,現在可以放開我嗎?」艾迪嘗試掙脫,卻被猛毒摁得死死的,「沒門兒。你還沒射。

「為什麼你堅持現在一定要讓我射一次?」艾迪百思不得其解,說起來猛毒的理由雖然不是沒道理,但還是有點牽強,「你到底怎麼了?」

我想要真正的『我們』。」猛毒放鬆自己的箝制,「沒有任何祕密與顧慮的『我們』。

我們要真正地在一起,艾迪。」猛毒輕輕地撫上艾迪的身體,他想要艾迪接受他,不是把他當成寄生蟲那樣,而是真正地認為他們是一體的。

「我們是啊!」艾迪趁機拉回自己的衣服穿上,「我們已經是了。」

不、我們不是。」猛毒重新壓上艾迪,「除非你射了。

這是什麼邏輯?艾迪連忙護住自己的下體。到底為什麼非讓自己射了不可?

如果你不把我當成寄生蟲,你就會射。」猛毒伸出舌頭,由艾迪的肚臍向上舔,「因為我就是你。

沒有人類有辦法用舌頭舔自己的肚臍!艾迪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不好好地自慰就好了,搞得現在……天啊、他到底在做什麼?

猛毒凝聚出好幾隻小手,竄到艾迪背後,將他撐起來,還有一隻溜到艾迪的股間,化成毒液流進他的肛門。

「我從來沒這樣自慰過!」艾迪開始絕望,至少不要脫離他的常識,來點正常的行不行?

聽說這樣會很舒服,艾迪。」猛毒伸出人一樣的手,揉著艾迪的胸前,這讓艾迪開始懷疑猛毒的「聽說」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網路,你愛看的那個網站。」猛毒用舌頭舔過艾迪的臉頰,讓他想起商店的混混,「Shit!」

我不會吃你。」猛毒用舌頭搔過艾迪的耳後,雖然不想承認,但艾迪覺得自己的慾望的確有點被勾起來了。

「不是那個問題!」艾迪覺得身體熱了起來,充血的陰莖正抵著自己的手,只要他一鬆手,大概就會自己站得好好的,「你用那張嘴吃人!」

我沒有。」猛毒在自己手上凝出一團毒液,「這才是,我才不用有別人殘渣的嘴碰你。

喔是嗎?所以我該謝謝你囉。艾迪緊緊地壓著下體,儘管他感覺到那裡脹到不行,但為什麼自己會有反應?

你一直用大腦干擾自己的身體。」猛毒拉開艾迪的手,「所以我動了點小手腳。誠實點吧,艾迪。

「你對我身體做了什麼?」所以這不是自己起反應的囉?只是被猛毒動手腳?

察覺到艾迪似乎有點開心,猛毒忍不住潑冷水,「我可沒讓你的陰莖充血。

該死,不要提醒我這件事。「那你動了什麼手腳?」

截斷你讓血液循環下降的訊號。」猛毒用手握住艾迪的下體,「你感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艾迪看了眼自己的命根子,忍不住罵髒話。

他看見猛毒的手正握著他那裡,除此之外似乎還模擬出一條人類的陰莖抵在自己的後門口,「男人自慰不用這種東西!」這就像用假陽具給自己自慰一樣!不!他不幹!

你太見識淺薄了,艾迪。」猛毒不想多廢話,反正過程舒服的話艾迪會自己去找資料,「閉嘴,然後試試。

 

艾迪的掙扎沒有維持太久,大概是跟猛毒共感的關係,艾迪一直覺得自己的敏感處被一覽無遺,也讓他完全想不透剛才的猛毒到底為什麼堅持要他說出來,像現在這樣不就好了,也省得尷尬。

那是調情。」猛毒揉著艾迪的陰莖前端,看著他隱忍著猛深呼吸的樣子,覺得好笑,「你真的要這樣?

「哪樣?」艾迪不安地看著猛毒抵著自己後庭的毒液陽具,難道猛毒真想像個基佬那樣上自己?

以定義來說,我比較像人類的雄性。」猛毒加重抵著艾迪的力道,「不過確切來說,我們不需要靠不同的性別繁殖。

你不能坦然地接受我嗎?」猛毒用小手掰開艾迪的臀瓣,「『我們』來試一次不同的玩法?

這是要怎麼坦然接受?這不是自己熟悉的感覺,也不是自己可以隨心所欲操作的,還會有個聲音跟你說話!

猛毒似乎已經放棄跟艾迪的腦內抗議對話,他自顧自地撫摸艾迪身上的每個地方,同時也沒有停下對艾迪陰莖的刺激,「你喜歡對吧?艾迪。

「閉嘴,做你的事。」艾迪感受到猛毒在直腸裡的毒液似乎開始往同個方向流去,隨著毒液的聚集,一陣酥麻感竄了上來,讓艾迪忍不住弓起身子,手不由自主地抓著猛毒的肩膀,「你剛做了什麼?」

做『我』的事。」猛毒理直氣壯地舔了艾迪的乳頭,「你想要了嗎?

「去你的。」艾迪抗拒地推開猛毒,打算靠意志將升起的慾望跟後面那該死的酥麻感壓下,他回想著所有會讓他軟掉的東西,卻感覺到後面一陣劇痛,循著痛覺去看,他竟然看見猛毒緩慢地將那個該死的毒液陽具插進自己的體內!

「什麼?不!你不能……」艾迪未說完的話被強烈的快感堵了個乾淨,猛毒用他那根由毒液聚集而成的陰莖直頂艾迪的前列腺,艾迪被這陌生的快感嚇著了,他的大腦有好一陣子都是空白的,害得猛毒有點擔心,「艾迪?你還好嗎?

艾迪!回答我!」猛毒緊張地盯著艾迪有點失焦的眼睛,「你不舒服我可以拔出來!

「什麼?不!」艾迪恍惚地否決了猛毒的提議,「繼、繼續。」

你還好嗎?艾迪。」猛毒小心翼翼地將陽具抽離艾迪的前列腺,卻冷不防被艾迪抓住了肩膀,「我說,繼續。」

艾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說出這句話,大概是被快感沖昏了頭,或者事他終於可以接受跟猛毒做這種事,但他不得不說,這快感實在是無與倫比,跟之前的上床射精完全不同,有一種更深層、更令人瘋狂的……

快感。」終於理解艾迪在想什麼的猛毒欣然地動了起來,他鬆開握著艾迪陰莖的手,將自己凝聚成更像一個人的樣子,用手去摸著艾迪的身體——艾迪好像喜歡這樣——然後用他參考影片所凝聚出來的陽具——他其實比較喜歡稱之為自己的陰莖——去給艾迪帶來更多的快感,也讓自己體會相同的感受。

「你到底去哪裡學來這種東西的……」艾迪耽溺在這前所未有的刺激中無法自拔,猛毒的那個是這樣剛好地摩擦著他,頂著的力道也是這麼地恰到好處……喔去你的,他才不想要去思考現在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即使等這一切結束後自己的心情大概會充滿後悔跟羞辱,但在巨大的快感面前,這些遲疑的念頭渺小得像是細菌一樣。

艾迪,喔艾迪。」猛毒不知道是不是讀了艾迪的心思,他的動作越發激烈起來,他還想要做一件事、非常想,但是……「我想要吻你,艾迪。

「什麼?」艾迪緊緊地抓著猛毒強壯的肩膀,即將攻頂的預感讓他整個人都緊繃起來,「不、我沒說你可……」

猛毒黏滑的舌頭堵住了艾迪的嘴,舌尖輕輕地搔過他的上顎,接著纏上艾迪的舌頭,與之纏綿。哦他喜歡。猛毒滿意地抱起艾迪,藉著重力來更加深入艾迪。

當粗壯的陰莖用力地頂入艾迪的時候,艾迪覺得自己完了。

他感受到自己的尿意——正確的說,應該是射精的前奏——他看著自己的手指像個女人一樣嵌入猛毒的肩膀,這真是屈辱,艾迪想。

等會兒,還不行。」猛毒抽出自己的舌頭,在他臉上舔了一口。

「什麼?」這傢伙現在還要阻止自己去?艾迪被幾乎要滿溢出來的快感逼得崩潰,要不是現在的姿勢使不上力,他都想要直接自己上,用猛毒的那裡給自己衝頂。

太快了。」發現艾迪的心思,猛毒搖搖頭拒絕,抓住艾迪的陰莖前端,按著唯一的出口,「你得等等。

見鬼了,這傢伙敢情是想捉弄他不成?剛才說等射了就行,現在又不讓他射!艾迪抗拒地扭著身體,想掙脫猛毒的控制,「讓我去!」

不行!」猛毒將自己的一部分液化包住艾迪,阻止他的行動,「『我們』要一起!

不行、喔老天,艾迪覺得自己要瘋了。現在他的世界裡只剩下不斷累積的快感和想釋放的慾望。「艾迪?

「猛毒,讓我射。」艾迪將自己的手放在猛毒壓著自己馬眼的手上,「拜託。」

如果我放開了,你會更舒服嗎?」猛毒在艾迪的耳邊呢喃,像惡魔的耳語。

「會、當然會。」艾迪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主動地用鼻尖蹭著猛毒的頸子,「讓『我們』一起。」

好吧。」猛毒重重地頂至艾迪的深處,同時鬆開手讓艾迪的精液全射出來,他扶著艾迪抽動的陰莖,在他體內模擬出類似的行為,跟隨著艾迪因高潮而收縮的腸壁,射出毒液。

他喜歡這樣用毒液沾滿艾迪體內的感覺,雖然不知道怎麼形容,但他有種終於合為一體的感覺。這種感覺特別好,他們不再有祕密了,他們不再只是宿主跟寄生的關係,而是『我們』。

 

「去你的,猛毒。」艾迪疲累地躺下,猛毒乖順地協助他能夠舒服地躺在沙發上,「去你的。」

我想是『去我們的』,艾迪。」猛毒糾正,用液態的毒液吸收艾迪射出的精液,他現在有點餓,但是他不會告訴艾迪的,「是『我們』一起造成這樣的結果。

「隨你怎麼說。」艾迪別過身子,盡可能地不去看這個讓自己體驗「新」高潮的傢伙,這感覺真的太好了,好到淹沒了他的羞辱感及後悔。

但是希望猛毒不要知道,至少在思考的時候給他一點私人空間!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猛毒說,「但要是你願意有下次的話,我可以假裝不知道。

「去你的!」

 

(完)

 

p.s. 去你的 = Fuck you;去我們的 = Fuck u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