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之後的某一天。

艾迪剛完成自己的報導,打算躺下來好好地休息一下,從沙發旁找了塊空地坐下,手腳並用地把地上的參考書籍全掃到一邊,騰出空位讓自己躺下。

為什麼不去沙發上躺著就好?那更舒服。」猛毒伸出自己的小腦袋,盯著看上去就十分柔軟舒適的紅色沙發椅。

「你還敢問?」艾迪完全不想回憶在那個沙發上曾經發生過什麼,現在腦子裡不管想什麼都沒自由,什麼都不想比較好。

你怕我再上了你?」猛毒歪著小腦袋回頭,在這種大小的時候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如果沒有這段問題發言的話。

我不會!」猛毒拖著艾迪往沙發靠近,「我會問你要不要。

「喔猛毒,你又搞錯重點了!」艾迪嘗試抓著地板抵抗,但在猛毒的力量下一切只是徒勞,他被猛毒拉上沙發躺下。好吧、他必須承認,沙發舒服多了。

對吧?」猛毒的小腦袋露出得意的表情,他一直都知道怎麼做對艾迪才是最好的,他們是天生一對!

艾迪看著這個單純的小東西,忍不住露出微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怎麼了,艾迪?」猛毒不太清楚艾迪的想法,只知道他現在也很開心,情緒上……平靜而有力量?但為什麼,他搞不懂。

「什麼怎麼了?」艾迪不覺得剛才自己的行為有任何值得猛毒疑問的地方。

你為什麼開心?」猛毒挑起一邊的眉頭,表情看起來怪可愛的,逗得艾迪忍不住搔了搔他的小腦袋,「因為你很可愛。」

我不懂。」猛毒沒聽過有人說自己可愛,「大家都害怕我。

「我沒有啊。」艾迪剛說完就想起自己剛遇上猛毒的恐懼感,「呃、現在沒有。」

為什麼看起來可愛會讓你覺得平靜充滿力量?」這下換艾迪不懂了,「什麼平靜充滿力量?」

你剛剛摸我腦袋的時候,你很開心、情緒很平靜,而且……充滿力量。」猛毒不知道要怎麼讓艾迪理解他的感受,這就是感受很模糊的原因嗎?因為艾迪自己也不知道?

「因為你很可愛。」艾迪想了一下,等等、也許不只是這個原因,「如果你是想問我剛剛為什麼開心的話,我想我 知道。」

艾迪把猛毒撈進自己懷裡,「因為我不孤獨,以現狀來說……也算得上是幸福的。」

這是原因?」猛毒輕輕地掙開艾迪的懷抱,游移到他臉頰旁邊,蹭著。

「嗯、我想是這樣。」雖然不太想要承認這個想法,但猛毒的陪伴的確給了他救贖,那個一無所有的自己,現在有了猛毒,他也有了工作,晚上懲罰惡霸,還有……艾迪假裝沒有想到上回的沙發事件。

艾迪,你想做嗎?」猛毒突然竄了起來,白色細長的眼睛盯著艾迪。

「為什麼會得到這個結論?」艾迪想要收回猛毒很可愛的這句話。

你已經說出來了,不能收回!」猛毒皺起眉頭,看起來有點生氣。

「那你告訴我哪來的這結論?」艾迪坐了起來,起身就要走回工作桌。

天不從人願,猛毒又強行地把他拖回沙發坐下,「你想要去哪裡?

「遠離沙發!」艾迪有股不祥的預感。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嗎?」猛毒開始從艾迪身上滲出毒液,像蜘蛛網網住獵物一樣地纏著艾迪,「不、我現在不想知道了,讓我去工作。」

別騙人,艾迪。」猛毒凝聚出強壯的上身,搭著艾迪的肩膀,「你的工作早就結束了,所以才會在這裡休息。

「沒錯,老兄你都懂,所以讓我休息。」艾迪十分懷念幾分鐘前的小小猛毒,那樣可愛多了!

我會的。」猛毒伸出黏滑的舌頭舔了艾迪一口,「所以告訴我,你是不是想做了?

……不!」艾迪嘗試擺脫這身蜘蛛網似的毒液,但猛毒反而纏得更密,「你真是夠不誠實的。

「什麼?」艾迪可不覺得自己有任何想做的想法,頂多就是上次的畫面一閃而逝罷了,只是剛好想到!

「我不覺得只是想到個畫面就表示想要做那件事!」艾迪嘗試跟猛毒溝通,他覺得猛毒在這些事情上特別固執,而且總覺得猛毒平常那種天真懵懂的模樣都是裝來的。

我沒有裝。」猛毒垂下眼尾,露出無辜的表情,「你才是!你假裝自己不喜歡我們的性愛!

「我沒有說不喜歡。」艾迪覺得自己深陷言語的流沙中,無論自己怎麼做大概都會掉下去,「猛毒,你要不要老實說,其實你想做對吧?」

……沒錯。」猛毒鬆開綁著艾迪的網子,縮回小猛毒的樣子,同樣地垂著眼尾,「在你說我可愛的時候。

看起來真是無辜啊。艾迪思考著是不是要把自己禁止說出的詞彙多增加幾個來避免這個小傢伙隨便發情。

我不會發情,艾迪。」猛毒攀著艾迪的肩頭說道,「共生體是無性生殖的,我們不需要發情。

「我知道,現在的人做愛也不完全是為了繁殖。」艾迪揉著眉心,「那只是一種說法。」

「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要做嗎?」艾迪摀著臉問,他現在完全不想去看猛毒的臉,當然不是討厭……只是尷尬。

我讓你困擾了嗎,艾迪?」猛毒覺得自己的內在空蕩蕩的,雖然艾迪只覺得是尷尬,但這不是個正向、能夠讓他們更加親密的想法對吧?而且他不看自己了,這讓他有點傷心。

「嘿、你可以讀我的想法就不要斷章取義。」艾迪將手從臉上移開,把猛毒撈到自己面前,「不是那個意思,你知道的。」

猛毒沉默了很久,攀上艾迪的肩頭,「我想……那應該是因為我愛你。

「什麼?」突如其來的告白讓艾迪有點措手不及。

你問我為什麼想做的。」猛毒理所當然地說,絲毫不害臊的態度讓艾迪有點頭痛。

或者你有更好的方式讓我紓解心裡那個愛的感覺?」猛毒不滿地盯著艾迪的眼睛,「所有人都說愛一個人最後就是要做愛。

「呃、我想那是一種謬誤。」艾迪覺得肩頭癢癢的,即使猛毒什麼都沒做,「愛有很多種,猛毒。不是所有的都會引導到這個結果。」

我知道,但是加上想要合為一體的條件後,好像只剩這個答案。」猛毒伸出毒液去把艾迪的筆記型電腦拿過來,在瀏覽器打上愛、想合為一體等幾個關鍵字,「看!答案就是這個!

艾迪再一次地懷疑自己的專業,他好像無法反駁猛毒的論點,「呃、我想這不適用於我們的關係……」

為什麼?」猛毒不高興了起來,證據都找給他了還要掙扎,「你還認為我是寄生蟲?

「不!當然不!」這樣就變相承認自己被寄生蟲上了,他才不要。他們是一體的,那不過是特別的自慰,這樣想感覺好多了!

那為什麼?到底哪裡不一樣?」猛毒就像個固執的孩子想尋求正確解答,他纏著艾迪問,「因為我不是人?

「因為這些人最後也沒有真正地合而為一。」艾迪小心地挑著話說,他才不會笨到說出會讓猛毒生氣的話,「但我們現在合而為一了,對吧?」

……我覺得你想敷衍我。」猛毒察覺艾迪一閃而逝的念頭,雖然很模糊但是他感受到了,「給我幾個不做愛的理由,說服我。

Fuck. 艾迪沒想到猛毒會來這招,不過往好處想,這算是有機會可以讓他放棄做這檔事了?

「好、讓我想想。」艾迪沉默了一會兒,「首先,前幾天我們做過了。」

那是將近兩周前,依照你的記憶,這個間距太長了。」猛毒否定了艾迪的說法,讓艾迪忍不住罵了句髒話。

「呃、那就是,我現在不想做,你不能強迫不想做的人。」這總該站得住腳了,艾迪看著陷入沉思的小猛毒,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下體開始爬滿毒液,「這的確是個問題……

那只要你想要就行了。」猛毒重新凝聚成強壯的上半身,有力的雙臂將艾迪推倒在沙發上,「我會等你說想要的,艾迪。

「呃、猛毒,不行——」艾迪這才發現自己的下體已被猛毒的毒液侵略,一陣麻麻癢癢的感覺從身體深處傳來,「你這是犯規!」

這是跟你學的。」猛毒一派輕鬆地開始褪去艾迪的衣服,「總是想要騙我——還有你自己,誠實地面對你的內心吧,艾迪?

——明明剛碰上這張沙發的時候你就勃起了。但我暫時無視了。」猛毒低聲地在他耳邊說,「你知道為什麼嗎?就像你說的,『因為你很可愛』。

「去你的,猛毒。」艾迪掙扎著,儘管是徒勞,「準確地說,是去我們的。艾迪。

在艾迪被快感淹沒理智之前,他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把這組沙發給扔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