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近看到各種暴卡組的文被觸發&覺得猛毒電影有些可以著墨但沒有的小腦補。

 

***

 

真正的王者並不會視自己為王。

 

當暴亂寄生在約翰詹姆森的身上時,在他的記憶中看見了這樣的一個人——

紳士有禮、唇角總是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用一雙炯炯有神的美麗大眼望著群眾,談吐速度適中有條理,以及對上眼那瞬間微不可察的野心。

野心。這對暴亂來說再熟悉不過,他之所以會落入這群地球人手中,被帶回這顆星球就是為了他的野心

在太空中的共生體絕對有能力阻止自己被這群外來者帶走,事實上多數的共生體都這麼做了,除了他們幾個以外。因為他們感受到了,這群外來者身上有更多的食物。

所以他們假意受縛、被關進人類那看似完美卻百密一疏的容器內,伺機而動地等待著火箭返回這顆湛藍色美麗星球的那一刻。

一切都按照著他的計畫進行,只是剩下的那些共生體似乎沒能跟上。

不過無所謂,對他來說此行目的只有一個:找到適當人選換取返回宇宙率領其餘寄生體移居地球的工具。

所以當他發現詹姆森腦中的這個男人時,便十分確定那就是他心中所想的合適人選。唯一不便的是,他們墜落的地方距離這個人實在太遠了,使得他要花費比想像中更多的時間,還得搭乘他不太舒服的飛行工具才能抵達

然而,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他總算找到那個人類,並嘗試轉移到身上時,暴亂驚喜地發現,這個人所擁有的財力、背景與權力對於他的野心有更大的幫助,不僅僅是返航工具,甚至進行共生體與宿主適應性匹配的測試會更加容易,不需要承擔寄宿於人類的任何風險,還可以利用人類所喜歡的金錢引誘其前來成為共生體的盤中飧

這幾乎是暴亂從未想像過的完美情況,目前所需解決的問題,就只有這個人類是否能夠完美地承受他,以及能否受他操縱而已。

當暴亂完全進入卡爾頓德瑞克的體內後,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甚至比他前面幾個宿主更能夠發揮他原有的能力,而不是像勉強將自己塞進一個軀殼,僅能維持基本的行動。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人類始終保持著他的自我意識。

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暴亂可以像之前一樣在進入宿主之初就吃掉大腦取而代之,奪去這具軀殼的主控權,所有他需要的一切,都能夠輕而易舉地落入手中。

他的確這麼計畫過……在觸碰到卡爾頓之前。

意料之外地,卡爾頓德瑞克對於被暴亂入侵身體並沒有任何抵抗,只是睜大那雙美麗明亮的眼眼睜睜地看著銀灰色的共生體慢慢地進入體內,透著痛苦的表情看上去還有些欣喜。

眼中沒有流露出半點恐懼的卡爾頓使得暴亂打消了原有的念頭。

他寬容地讓這個人類保有自己的意識,出於一種高等物種的優越感,他選擇饒恕這個渺小的人類不死。

畢竟他若是想,隨時都能夠讓這個孱弱的人類消失。

 

暴亂簡略地探查了卡爾頓的記憶,卻意外地發現這些有能力進入太空探查的人類自己本身就已經瀕臨毀滅,甚至連這個渺小人類也只是出自於意圖讓共生體與人類結合,進而使得人類擁有更強大的適應能力來面對滅絕的難關。

這樣狂妄的想法令暴亂怒極反笑,但若是共生體都能在此找到適合的宿主,施捨一點讓人類繼續活下去的恩惠也不過是舉手之勞。

但隨著探查記憶過程的深入,暴亂發現跟隨著自己一同來到地球的共生體已經有兩者死去,這暴亂感受到莫大的恥辱,那因為與宿主無法匹配而扭曲致死的模樣,還有由於脫離宿主過久而破敗碎裂猶如一灘爛泥的死狀。無法適應人類與地球上的環境?都不過是些不自量力的劣質品罷了

真正的強者不會輕易因為這種小事而死亡,用盡各種方法駕馭所有到手的工具,即便對方意圖排斥自己,或者無法適應自己也一樣。這些死去的共生體,也許只適合繼續待在面臨衰敗的母星裡。

暴亂放棄繼續浪費時間在那些逝去的無用同族身上,於卡爾頓面前凝聚出他銀灰色的身形,看著對方毫不驚訝的臉,暴亂決定直接切入主題。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暴亂居高臨下地盯著卡爾頓,「那真是個狂妄的想法只將我們作為工具,為你們人類帶來利益?

「你很清楚我們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然而你竟敢使用最低下的人種來做測試?」暴亂伸出巨大的手掌掐住卡爾頓柔弱的頸子,「傲慢的人類,你搞錯了。」

「該動身的不是我們,而是你們這些需要我們的人類。」暴亂瞇起眼睛,卻未能從卡爾頓的雙眼中讀取到預期的恐懼,「該冒著損傷風險的是你們這樣的低等生物,而非我們。」

「在人類的世界裡,要送個人上太空是非常困難的。」立刻會意過來對方意思的卡爾頓看著面前有著金屬光澤的共生體解釋道。這是多麼美麗又強大的生物?折騰這麼久果然是值得的「但我能想辦法,需要多少人類都可以。當然、所需的人類越多,我們就得花費更多時間。

暴亂盯著卡爾頓趨近瘋狂的雙眼,忍不住笑了起來。也許他不會輕易殺了這傢伙。

「一個人就夠了。」暴亂鬆開抓緊卡爾頓頸子的手,「你。」暴亂伸出銳利的薄刃指著卡爾頓的右眼,咧著布滿尖銳牙齒的嘴,「你一個就夠了。」

「那沒問題。」卡爾頓自信地微笑,「這比另外找人要簡單多了。」

 

 

卡爾頓辦事的效率十分驚人,事情順利的程度也讓暴亂幾乎能夠完全放心地等待著返回太空的計畫。然而事情到半路發生了差池,與他一同來到地球的共生體中,一直不被他當回事的猛毒竟然也找到了個宿主,弱得比蟲子還不如的傢伙竟然能夠找到個完美匹配的人類,而對象甚至還是……讓卡爾頓差點顏面掃地的對象?

還真是不對盤的巧合。暴亂開始感受到了些微的不確定性,他並不認為與卡爾頓個性相斥的人類會對猛毒沒有任何影響。

首先得先確認猛毒的心意,要是他有哪怕只是一丁點的反叛心思,他是不會介意多個手續把他吞進肚子裡帶回去的。

就如同暴亂所擔心的,猛毒的確起了反叛的心思,背叛同為共生體的自己,而選擇與愚蠢的人類們為伍。

猛毒究竟是為著什麼選擇被棄自己的同族?暴亂無法想像,寄生於卡爾頓身上令他獲得了十分強大的力量,但他無時無刻地想回到母星,為自己的族人開啟一條康莊大道,獲得大量的食物、佔領這個被人類幾乎要破壞殆盡的地球。

然而猛毒就像是沒發現地球上對於共生體而言十分優渥的條件般,帶著他的人類宿主前來阻攔為著族人著想的暴亂與卡爾頓。

被憤怒蒙蔽思考的暴亂放棄了溫和對談的可能,將所有一切寄託在最傳統的武力來進行解決。

但他不得不說,也許因為這個人類太強壯了,才導致猛毒有辦法輕而易舉地寄生上去。

被火箭發射時間約束的暴亂被迫臨時改變計畫猛毒所帶來的人類也一塊兒吞下去,打算多帶個可寄生的宿主好分攤承載共生體的負荷。反抗意志的部分……那是再容易處理不過的問題。

可是不知道哪個該死的傢伙用廣播播放了高赫茲的音波,讓他被迫與宿主脫離,連好不容易吞下的猛毒跟他的宿主也一併分開。

好極了,真的好極了。暴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憤怒,在卡爾頓被猛毒宿主踢落的一瞬間回到他身上,凝聚出巨大的利器擲向那個該死的人類。

他需要排解怒氣,既然已經不知的猛毒不在,殺了他的宿主也就等於讓他非面臨死亡不可。

你們都該死。

痛快地給了艾迪布洛克一擊後,他帶著卡爾頓迅速地爬上火箭,並在發射前進入艙內。

這世上的一切終究還是得符合他的心意,即便有任何突發的因素也一樣。

他滿意地從火箭艙內掃視地球上的一切,等我回來,這一切都將不付存在。這讓他第一次嘗到不如意的該死的世界,他必然會將其毀滅,建立出自己的王國!

但不知道何時回到宿主身上的猛毒又再次闖入他的視線,拔出他原本刺穿艾迪布洛克的硬質武器,由外部破壞了他所搭乘的火箭。

「不——」他的計畫、他的野心、他的王國,他所想要的一切——

 

被火焰吞噬的瞬間,他幾乎是反射性地將毒液圍住卡爾頓,在爆炸中受到的損傷讓他幾乎失去了原有的行動能力,只能勉強地將幾乎只剩一口氣的卡爾頓拖上岸。

他端詳著被燒去大半皮膚的卡爾頓,試著修復他接近衰竭的內臟,但就在他開始著手進行前,他聽見了附近傳來了男女嬉笑的聲音。他悄悄地瞇起雙眼,收回準備替卡爾頓治療的手。

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他又多了個選項。

放棄卡爾頓重新找個宿主,然後吃掉附近的人類恢復自身,重新找個人類另起爐灶,何樂而不為?

但是——真的有其他更適合的人選能夠讓他這麼輕鬆地操控嗎?暴亂遲疑的自己感到意外,可是這遲疑的理由確實很合理。

於是他重新回到卡爾頓體內,為他進行簡單的緊急處理,反正只要能夠支撐到讓他起身吃掉附近的倒楣蟲就夠了。

 

「你要去哪裡?」男孩對著跑在前頭的女孩喊,「小心點。」

「剛不是聽見爆炸聲嗎?只是去看下發生了什麼事。」女孩興沖沖地跑下斜坡,踮著腳尖向著通紅一片的遠方看,「你真的很慢,快一點……

「你說得對。」低沉嘶啞的聲音從女孩背後響起,「我的確應該快一點。」

一張血盆大口咬下,還沒來得及叫出聲的女孩失去頭部軟軟地倒下,寫如泉湧地噴濺在暴亂銀灰色泛著金屬光芒的身體上。

「還不夠……」暴亂舔去嘴邊的血跡,望了眼女孩的屍體,興趣索然地踱步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