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一個日常小突發,原本只是想要寫個簡單的故事好練習寫寫看英文同人來突破舒適圈……寫了以後發現如果可以畫成漫畫就更好了(覺得會很有趣)

可惜我的手手不會畫圖ㄚ。

 

***

 

艾迪布洛克昨晚做了個惡夢。

這個夢不太像是他做的,更像是他的共生體夥伴的夢境。但這個惡夢實在真實到讓他很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只是做個夢。

他夢見自己變成了猛毒——液態的那種——然後不斷地從他的身體流出。無論他怎麼掙扎,他的液態身體就是不受控制地向外流。他嘗試著大喊並呼喚那個躺在床上的人的名字,但那傢伙完全睡死了!根本完全沒聽見他的聲音。

「該死!」艾迪為此感到十分鬱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像個瀑布一樣無助地從床上流下。

這是猛毒平常的生活嗎?艾迪想起猛毒強壯的觸手,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這副身體真的……見、鬼、的、難、控、制!

好不容易伸出一隻觸手抓住床腳,艾迪悲傷地發現只要自己稍微鬆懈一點就會繼續往下掉!

他花費了大量的精力讓自己維持應有的形狀,並嘗試爬回床上。令人驚訝的是,這麼簡單的幾個動作竟然讓他感到像跑超馬一樣疲憊,雖然他從沒跑過。

那些共生體是怎麼忍受這種事的?真是太荒謬了!

看!他的手——事實上是觸手——現在正無法克制地顫抖,而且他現在覺得非常餓!餓到幾乎可以吃掉一頭牛!

好吧,現在他大概懂為什麼猛毒總是喊餓了。

「抱歉,兄弟。我以後會記得給你多吃一點的。」艾迪喃喃地說。

稍作休息之後——這個嘛,他找到了一個平坦的地方讓他能放心地攤成一灘水,不過要再重新凝聚起來還是一大工程——艾迪試著爬到床上的那個人身上想看看到底是誰。

嗯、不出所料的,這個人類就是他自己,那張熟悉的臉、眼睛、鼻子,還有……鼾聲。

睡相真醜。艾迪嫌棄地吐了吐舌頭後便爬上床頭櫃,彷彿那個人不是他一樣。

但剛爬上床頭櫃沒多久,他就發現自己沾上了不少噁心的灰塵,而且還弄不掉!

「噁……」艾迪覺得糟透了,他現在看上去就像是個長滿黴菌的史萊姆。猛毒平常究竟是怎麼保持乾淨的?噢、天啊這該死的灰塵跑進身體了,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把他弄掉?

試了幾次以後,艾迪決定放棄處理那堆噁心纏人的東西免得越弄越糟。

他開始挑著沒有灰塵的地方爬,在今天之前他從來沒想過要打掃家裡,但現在他恨不得立刻把床上那個正在熟睡的混帳挖起來打掃……等等,難道平常猛毒是這麼想他的?

艾迪回頭看著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類。

看看你,這周遭的一切都糟透了,你甘於生活在這接近廢墟的地方,結果連自己的夥伴需要的事情都一無所知!

嗯、說實話,他還真的是個自私的混帳,就跟安妮說的一樣。

艾迪沿著牆壁爬到窗邊,伸出觸手嘗試打開窗戶,但不意外地,他的觸手又沾染了一層灰。他再一次地忍不住在心裡抱怨這副身體容易沾染髒污的特性。

放棄糾結的艾迪用他像戴了雙灰毛手套——你知道的,那可是一層厚厚的灰塵——的觸手打開窗戶,然後被一陣狂風吹得差點摔下樓,他掙扎地抓住窗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返回屋內,貼著牆壁喘氣。

「呼。」艾迪用小觸手拍拍類似於人類的胸口位置,鬆手讓自己回到地上,然後被面前的垃圾海震驚了。

「噁。」艾迪看著離他最近的洋芋片包裝,他嫌棄地用小觸手捏起那包垃圾,然後他把那包垃圾往後一丟,眼不見為淨。這是他一直以來的準則。

他如法炮製地清出一條通往床鋪的「乾淨道路」,然後慢慢地爬回床邊,拍了拍他那雙滿是灰塵的小觸手,這才重新回到床上。

哼嗯。他覺得自己好像使用這副身體使用得稍微有點心得了,至少再爬回床上的時候速度比一開始快很多。

艾迪沾沾自喜地在床上轉著圈慶祝,然後突然脫了力,身體軟軟地癱了下來,就像剛剛那樣漸漸地變回液體,只是這次儘管他再怎麼想要控制這副身體也做不到了。

自己做錯了什麼嗎?等等、不……

 

「嗬!」艾迪從床上驚醒,正好對上猛毒瞪著自己的臉,「呼、嘿兄弟,早安。」

「你不應該拿這副身體去玩,艾迪。」猛毒不滿地瞇起眼睛,從身後端出一團布滿灰塵的毒液,「這很難處理!」

「呃、什麼?」艾迪狀況外地看著那團像發霉史萊姆的毒液,「我怎麼了?」

「沒。」猛毒瞪了他一眼,強迫他從床上起來,「走吧,去浴室。」

「呃呃、為什麼?」艾迪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但猛毒手上那團發霉的毒液看上去很熟悉……

「你應該整理家裡了。」猛毒硬是拖著他來到浴室,猛毒熟練地打開水龍頭將他毒液上的灰塵洗去,「從今天起不准讓家裡有灰塵!還有給我更多的食物!」

「嘿、不准趁機勒索我!」艾迪雖然對於猛毒突然開始要求家中清潔感到一頭霧水,但食物跟這根本兩回事!

「那不是勒索。」猛毒關上水龍頭,用乾淨得發亮的小觸手戳著艾迪的胸口,「那是你承諾的。」

「我可不記得有這回事……嗯?」雖然想反駁,但艾迪的腦中似乎對於多給猛毒一點食物不怎麼排斥,「我什麼時候承諾的?」

「昨晚。」猛毒爬回艾迪的肩頭,「你以為是作夢,但其實不是。」

「你是說……」被這麼一說,艾迪似乎想起了那個模糊的奇妙經歷,「嘿、我有可能去使用你的身體嗎?」

「你說呢?」猛毒指著浴室外牆邊一片狼藉的垃圾堆,「還有別忘了你剛才想的『發霉的史萊姆』!」

「呃、抱歉兄弟。」艾迪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後想起夢境最末的那個恐怖經歷,「那後來呢?」

「什麼後來?」猛毒睨了他一眼,「你說你差點害死我的事?」

「差、差點害死你?」艾迪驚愕地看著猛毒,對方則是伸出粗壯的爪子捏住艾迪的臉頰:「如果我晚點奪回控制權的話。」

「嘿、嘿,不知者無罪!」艾迪連忙舉雙手投降,「但為什麼會這樣?」

「離開宿主太久,共生體會因為地球上過量的氧氣而死。」猛毒慢慢收回自己的爪子,雖然只是嚇嚇這個一直以來沒認真對待過自己的宿主,但也不希望對方會真的害怕他。

「我很抱歉。」艾迪誠懇地道歉,如果知道會害得猛毒死去的話,他說什麼也不會隨便亂用猛毒的身體移動的。

見艾迪可憐兮兮的反省,猛毒心情好了起來。

其實昨天他一直都看著艾迪用著自己的身體行動,單純是想知道艾迪會如何使用他的身體,所以放任他使用自己的身體去探索,不過不愧是他看上的宿主,學習能力也十分地強,很快就抓到使用毒液的訣竅了。

但是,當他發現離開宿主時間接近上限的時候,艾迪那副慌張的模樣讓他忍不住想多捉弄他一下,他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並欣賞艾迪一副世界末日的驚恐感受……所以他決定了,等艾迪清醒過來,一定要趁機玩弄他一番不可。

「你擔心我會死嗎?」猛毒試探地問,喔直接去腦裡找解答太無聊了,得讓他親手說出來才行。

「當然!你可是跟我最親近的……呃,共生體。」艾迪擔心地看著猛毒,「所以你沒事?」

「嗯、也許吧。」猛毒觀察著艾迪變化萬千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什麼?」艾迪覺得莫名其妙。

「喔你放心,如果有下次,我會阻止你的。」想了想,猛毒決定還是把這個祕密繼續放在心裡,如果可以藉由這個看到艾迪擔心、在乎自己的模樣,為什麼不?

「噢、我一點都不希望有下次。」光是想到那身灰塵艾迪就有點作嘔。

「由不得你。」猛毒說。改天肯定還要再玩一次,看艾迪像個孩子一樣摸索、沾沾自喜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

「那讓我洗漱下,等會兒我們去買點吃的吧。」艾迪拿起洗臉台上的牙刷。擠上牙膏,「你想吃什麼?」

「巧克力。」看見艾迪開始刷牙了,猛毒突然想來點惡作劇,「嗯……還有大腦。」

「咳、咳,不行!」艾迪把差點吞下的牙膏吐進水槽,見猛毒在一旁笑得很開心的模樣,忍不住怒吼:「猛毒——」

「噢、只是開個玩笑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