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明天比較忙,我猜應該沒時間打文,所以萬聖節的文今天發。

 

***

 

一早起床想找點東西吃的艾迪,打開冰箱後發現自己的存糧已所剩無幾。

「該採買了,對吧?」猛毒突然伸出他的小腦袋,靠在艾迪的肩上,「買點不一樣的東西吧?艾迪。你總是吃些會給血管堆積廢物的垃圾。」

「別光說我,你愛吃的薯球跟巧克力也是差不多的東西。」艾迪不滿地反駁,但不可否認地,他的確吃太多不健康的食物了。

「共生體可沒有血管。」猛毒提醒,有時候他總覺得這個宿主很容易把他當成人類,雖然往好處想,這也代表艾迪有把他當成同類對待。

「好、好,到時候你就別後悔。」艾迪盤算著要買的物品,拿了錢包就要出門。

「嘿、你沒忘記什麼嗎?艾迪。」猛毒用觸手勾起被艾迪擱在桌上的鑰匙跟手機,扔到艾迪手上。

「反正鑰匙沒帶你也開得了門。」艾迪接下鑰匙塞進自己的上衣口袋。他還記得上回忘記帶鑰匙的時候,猛毒嫌鎖匠麻煩,乾脆直接用毒液開鎖,結果被不知道哪個混小子惡作劇塞進鑰匙孔的口香糖噁心到的畫面。

想起來還是挺好笑的。雖然後來猛毒只要聽見門邊有聲響就會跑去門口檢查鑰匙孔,就算他正準備上廁所也一樣。

「別想。」猛毒堅決反對,這種寒酸的住宅常有奇怪的傢伙胡搞瞎搞,要不是跟艾迪之間的約定,他早想去揪出罪魁禍首咬掉他的頭。

 

到了街上沒多久,艾迪就開始後悔自己沒提早準備糧食,好待在家裡度過安靜的一天。

一路上滿是穿著奇裝異服的小朋友和青少年,他記得前面那條靠近超市的路上好像還會舉辦遊行……

「艾迪,這附近好像發生了什麼。」猛毒憂心地說,「突然出現了一群奇怪的傢伙,不過別擔心,我們可以搞定的。」

「不用搞定。」艾迪嘆了口氣,「這些都是人類。」

「他們被什麼寄生蟲感染了?」猛毒偷偷地探出小腦袋,伏在艾迪的肩上,遠遠看就像是個裝飾。

「嘿老兄,你的道具做得不錯。」路過的青少年讚嘆地看著猛毒,「你是怎麼做的,這個黑色的史萊姆看起來真逼真。」

「呃……」艾迪想反駁,但一時找不到適當的言辭,反倒是猛毒聽了這話生起氣來:「你說誰是史萊姆?」

「哇、還會說話?」青少年對艾迪投來佩服的目光,擔心繼續談下去會讓猛毒暴走的艾迪連忙打發掉對方:「沒錯,呃、前面那條路上的雜貨店有賣。」

見那孩子興奮地帶著朋友往雜貨店跑去,艾迪連忙大步離開,免得那群孩子沒找著回來質問。

「什麼?」猛毒生氣地轉過頭,「你這是什麼意思?」

「好、好我道歉,但是我擔心你會忍不住咬掉那孩子的腦袋。」艾迪快步地拐過轉角,走進超市,「你有什麼想吃的嗎?」

「巧克力……等等、那是什麼?」猛毒突然被個色彩鮮艷的大招牌吸引目光,「Trick or treat?」

「那只是萬聖節的時候商人用來騙錢的促銷活動。」艾迪簡略地解釋完,推著車就要離開,卻被猛毒硬生生地釘在原地走不了,「嘿、你要做什麼?」

猛毒顯然是不滿意艾迪的解釋,「你在敷衍。」

嘆了一口氣後,艾迪好聲好氣地解釋:「Tick or Treat是萬聖節的時候給『小孩子』玩的遊戲,扮成鬼怪挨家挨戶去要巧克力或點心之類的東西,不給的話就搗蛋。」

「你故意在小孩子這三個字上加重語氣。」猛毒瞇起眼睛,「剛才穿著裝扮的傢伙裡也有大人。」

「好、好,其實沒有限定只有孩子才能參加。」艾迪投降,他只是不想讓猛毒有機會敲詐自己給他吃什麼特別的點心。

「他們也會給腦子之類的嗎?」猛毒盯著隔壁推車裡一大包的腦子、眼球跟耳朵問,「哼嗯、好像不錯。」

「嘿、等等,那是糖果,不是真的。」艾迪連忙解釋,雖然比起真正的人腦,要是猛毒願意用這個取代也不錯……但一想到猛毒發現被騙時後有的反應,還是老實說吧。

Trick or treat,艾迪?」猛毒像是想到什麼好點子似地轉過來問道。

「我正要買,所以先別鬧了。」艾迪從架子上拿了幾包巧克力,雖然猛毒不太挑食,但他似乎喜歡苦一點的黑色巧克力。

「但搗蛋比較有趣。」猛毒有些失望地看著艾迪放下的巧克力。

「選擇權在被問的人身上。」艾迪受不了地搖搖頭,推著推車往蔬果區去,他記得這次要買點健康的食物。

「沒錯。」出乎意料地,猛毒接受了這個答案,艾迪原以為他們會為了這問題爭論一段時間。

「我們是一體的,所以兩者都要。」猛毒滿意地趴在艾迪的肩膀上,稱職地當個裝飾物。

沒搞清楚猛毒在想些什麼的艾迪心底泛起了一陣不安,但在外頭猛毒應該不會做什麼太誇張的事,他們做過約定的。所以他決定等回到家的那瞬間起再開始防備。

但很快的,艾迪就發現是自己錯估了猛毒搗蛋的實力以及解讀人類的語言的能力。

艾迪推著推車走進蔬果區,拿了一袋青蘋果與橘子,還有適合做生菜沙拉的萵苣、番茄等蔬菜放進推車。然而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推車中又只剩下剛才拿的巧克力,那些他挑選好的蔬果全都不翼而飛。

「猛毒……是你做的對不對?」艾迪翻了個白眼,重新拿了他要的蔬果,但就當他要放進推車時,他發現剛才不翼而飛的蔬果又回來了,而猛毒無害地趴在艾迪的肩上,用一副「我怎麼了嗎」的表情看著他。

「你確定要這麼玩?」艾迪拿起他放在推車裡的巧克力,「我可以讓你一星期都吃不到巧克力。」

「那每天外出吃人腦也行。」猛毒說完之後就繼續當自己是個裝飾,一邊偷偷地想再給艾迪的推車裡多添點奇怪的東西。

比如說南瓜造型的保險套、鼻涕口味的棒棒糖——雖然猛毒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但上面寫著惡作劇零食,那艾迪肯定會被惡搞到——還有碰到就會發出奇怪呻吟的娃娃——只是這娃娃在猛毒一碰到的那瞬間就被發現了,對此猛毒覺得挺可惜的,不過眾人在那瞬間對艾迪投射的目光讓他覺得很有意思——最讓猛毒感到有趣的是一個幾乎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毛線娃娃,但很快地他就厭煩了,因為他發現當自己將這個娃娃跟自己掉包的時候艾迪壓根兒就沒發現,這個東西跟他在本質上就有十分巨大的差別,而艾迪竟然沒發現!

猛毒生氣地把那個毛線娃娃扔回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當個看起來很憤怒的裝飾。

等艾迪終於把猛毒惡作劇塞進推車的東西都扔回去,並且來回檢查三次確定沒有被藏在推車上的任何地方後——艾迪總共在推車的底部、輪子邊跟他買的東西底下發現了不只一個奇形怪狀的保險套,讓他懷疑猛毒是不是誤會這東西的用途所以拿了這麼多——他總算安心地來到櫃檯,然後發現有個漏網之魚逃過他縝密的檢查:人類器官軟糖。

艾迪瞪了肩上明顯嘴角上揚的裝飾物一眼,認命地結帳。

 

原本艾迪以為在超市的惡作劇已經是Trick的全部,然而事實證明,他太天真了。

艾迪抱著裝滿雜貨的紙袋走著,突然感覺到路人不時地對他投以羨慕的目光,看了幾次以後他順著眾人的目光去找,才終於在紙袋上發現不斷用毒液變化表情的猛毒。

「猛毒!」艾迪咬著牙警告,然而猛毒只是將紙袋上的毒液變成字母的What

「停下來!你要玩回家再說!」艾迪低聲地勸說,猛毒卻只是用毒液生動地擺了個搖頭的表情,讓艾迪無言地想乾脆叫他去當個動畫家算了。

「無趣的人。」猛毒收回毒液,撇撇嘴趴在艾迪的肩上。

 

回到家後,猛毒興奮地抱著那包他偷渡回來的人體器官軟糖吃了起來。

「嗯……」猛毒皺起眉,「吃起來一點都不像人類的器官。」

「那是當然的,沒有人會要求萬聖節糖果的口感要像真的器官一樣。」艾迪給自己倒了杯果汁解渴,今天被猛毒這樣折騰差點沒累死。

「廣告不實。」猛毒不滿地說,「還是巧克力好吃。」

「那包糖果你可得負責吃完。」艾迪將果汁一飲而盡,「我可不吃那種糖果。」

「這可是Trick的一部份。」猛毒把整包糖果塞給艾迪,「你要吃完。」

艾迪看著幾乎沒少的整人糖果,「猛毒!」

「嘿、這只是Trick or treat!」猛毒理直氣壯,然後他聽到了門口傳來了動靜,「艾迪,有人在門口。」

「不要轉移話題!」艾迪頭痛地盯著那包他一點都不想吃的糖果,「你至少也每一種都吃一個再丟給我。」

「我覺得應該沒這麼必要。」猛毒拖著艾迪去開門。

Trick or treat?」一群孩子站在門口,每個人都抱了個用來裝糖果的籃子。

「哼嗯……Treat。」艾迪大方地給每個人好幾個人體器官軟糖。

沒想到猛毒的惡作劇還有點用。

「看吧?」猛毒得意地笑著。

「少得意。我們的事可還沒完。」艾迪關上門,準備好好來跟猛毒算一算今天的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