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猛毒成功地跟艾迪發生自慰關係後的某一天。

 

睡到隔日中午才終於清醒的艾迪,拍了拍因宿醉而持續脹痛的腦袋,從床上坐起,踩著左右穿反的拖鞋拐著腳走進廚房。

「需要幫忙嗎?」猛毒低沉的聲音在艾迪耳邊響起,「雖然那看起來危害不大。」

「不用、反正過一陣子就好了……」艾迪邊揉捏著眉心,嘗試舒緩自己的不適,邊打開冰箱想找點吃的出來加熱,「Shit…

空得像是剛被搶劫過的冰箱破壞了艾迪悠閒的週末早晨。

 

被迫寒冬一大早就跟得帶著猛毒上街採買糧食的艾迪縮著肩膀,雙手插在夾克外套的口袋裡,心情不是太美麗。

偏偏在需要出門的時候遇到最冷的一天,他剛找到工作,雖然錢的著落沒問題了,但還不是那種可以給自己增添新衣的程度。而且新工作不太需要什麼新衣服。

「我可以幫你,艾迪。」猛毒竄出自己的小腦袋,用毒液繞了艾迪的脖子一圈,看起來就像是條亮面的圍巾,「如何?」

「你們共生體就沒什麼溫度嗎?」艾迪伸手摸了摸有著液態觸感的圍巾,總覺得自己像是圍了條水袋在脖子上,別說比較溫暖了,他甚至有種更冷的感覺。

「天氣太冷了,艾迪。」猛毒將小腦袋窩在他的脖子邊,「我也有點冷。」

「你之前跳進水裡的時候可沒有喊冷。」艾迪想到那場飛車追逐後跳入水中逃跑的情景,那天可沒比現在溫暖到哪裡去。

「那時候你也沒有。」猛毒又多繞了一圈,「需要帽子嗎?」

「不用了,我不想被當成繃帶碳化的木乃伊。」艾迪搖搖頭,那景象光是想到就覺得很沒格調。

「沒格調的是你,艾迪。」讀到艾迪腦海中被黑色的自己一圈一圈包住腦袋的蠢樣,猛毒嚴重懷疑在宿主腦中的自己到底有多不具常識又沒品味,「只要你想,我可以變成任何現在最流行的服裝。」

「不用了,反正也沒什麼保暖作用。」而且還變得更冷。說完,艾迪無視猛毒的抗議,將猛毒塞進夾克裡,將拉鍊拉到最上頭,「別再幫我同步氣溫跟體溫了,給我乖乖地待在衣服裡。」

猛毒悄悄地拉開一點拉鍊,抬頭看著艾迪,「我可以當作你只是希望我暖和點嗎?」

艾迪再一次懷疑自己身為記者能說會道的專業,到底為什麼猛毒可以像這樣三句不離調情?

「隨便你怎麼想。」放棄辯駁的艾迪拐過街角想去習慣的超市,卻發現超市門口上掛了個「本日公休」的牌子,「該死的。」

那只能去更遠一點的雜貨店買了,雖然那裡的東西又貴又少。

 

約莫是天氣寒冷的關係,街道上沒什麼人,連常見的街友也紛紛整理家當離開。這倒也是,要不是家裡沒半點糧食了,誰會想在華氏三十七度的天氣裡外出。

「艾迪,停下來。」猛毒突然警戒地伸出小腦袋,左顧右盼的不知道在找什麼。

「嘿、現在路上不是完全沒人,快回去。」艾迪緊張地把猛毒的小腦袋押回衣服裡,但猛毒就算型態很小,力氣還是一樣大,「猛毒,回去!」

「不、你現在就該停下,艾迪。」聽見猛毒認真的語氣,感覺到一絲不安的艾迪下意識地放慢了腳步,但他真的不想在這麼冷的室外待得太久,所以他停下沒幾秒又繼續往前走。

「你真是學不乖,艾迪。」猛毒瞪著這個每次都講不聽的人類,不管是住在之前公寓的時候或現在都一個樣。

「啥?」走了幾步發現沒事的艾迪又放鬆了警戒,只要經過前面的窄巷能抄近路直接到雜貨店,他就能脫離這凍得他幾乎要沒知覺的天氣了,「你是不是太敏感了,猛毒?會追捕我們的人不在了。」

「或許你是對的……」猛毒遲疑地縮回艾迪的夾克裡,但就在走過窄巷的前一秒,他又倏地從艾迪的夾克竄了出來,「不、艾迪,我們有麻煩了。」

「你是什麼意思……」被猛毒擋住部分視線的艾迪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一條銀灰色的東西纏上了脖子,硬是扯進巷內,「呃!」

在銀灰色的東西碰上艾迪的一瞬間猛毒就已經做出反應了,漆黑的毒液護住艾迪的脖子,向外抵抗著纏上的銀灰色觸手。

「我們又見面了,布洛克先生。這段時間你有過上美好的生活嗎?」卡爾頓德瑞克那張早該消失於爆炸中的深邃臉孔正面帶笑容地看著自己,而他身後的那個銀灰色醜八怪共生體正舉著利器蓄勢待發。

「呃、嗨?」艾迪尷尬地笑笑,在心底讚嘆面前男人的記仇能力後,不自覺地舉起雙手,「你、你活下來了?」

「當然,像你們這樣的廢物都活下來了,我們為什麼不?」暴亂怒極反笑,但艾迪真心希望暴亂別用他那張醜臉露出這麼可怕的笑容。

「放開艾迪。」猛毒見暴亂沒有任何鬆手的意思,乾脆的包覆艾迪全身,至少可以保護他,「打起來誰輸誰贏可不曉得。」

「哦?試試看啊,叛徒。」暴亂同樣地以自己包覆卡爾頓德瑞克,原本纏住艾迪的觸手也化為他強壯佈滿突起的手臂,「這次可不會有哪個該死的傢伙出來攪局了。」

暴亂緊緊地掐著猛毒的脖子將他舉起,就跟之前一樣輕而易舉。

然而此時猛毒的黑色毒液沿著暴亂的銀灰色手臂流下,緩慢逐步地滲透進暴亂的體內,察覺到對方意圖的暴亂輕蔑地笑笑,反過來將自己的銀灰色毒液蔓延至猛毒的全身,打算在猛毒入侵以前將他併入體內。那時要不是有人從中作梗,他早就併吞猛毒帶著這兩個人搭上火箭了。

然而就當暴亂幾乎要完全併吞猛毒和那該死的人類時,他看見了猛毒自從火箭爆炸以來的記憶片段——

「噢、猛毒……」艾迪布洛克用手臂遮著自己的臉,躺在床上喘著氣,「差不多可以了……」

「不、艾迪,想要就求我。」又粗又長的肉色舌頭舔過艾迪的嘴,挑逗性地鑽進他的嘴裡與他的舌頭交纏在一塊兒,堵得艾迪只能發出破碎的呻吟。

「哈、別想……」艾迪放下自己遮著臉的手,潮紅的臉別到一邊,「不想做就放開我。」

「艾迪,這真是個壞習慣。」猛毒用他的舌頭輕輕地沿著艾迪的脖子滑向胸前,看著艾迪隱忍的模樣,那真是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你需要好好地誠實面對自己的慾望,嗯?」

「你倒是十分誠實啊。」艾迪責怪性地瞪了猛毒一眼,便用他那雙富含情慾的雙眼看著猛毒,「猛毒……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被這個情景撩撥得心癢癢的猛毒把艾迪整個人抱了起來,細長的舌頭尖端舔過艾迪的耳後,「自己動。」

淫靡的聲音充斥著艾迪的小小公寓,艾迪布洛克那沉浸於情慾中的呻吟、還有猛毒因滿足而加重的肉體撞擊聲。

 

「夠了!」暴亂突然一聲大吼,將猛毒與艾迪一同甩出巷外,「你這個共生體的恥辱!讓共生體蒙羞的廢物!」

暴亂解除了包覆卡爾頓的型態,只剩人頭大小的腦袋,「你再也別想以共生體自稱!」

「怎麼回事,暴亂?」被暴亂的激動反應給嚇到的卡爾頓不明白地回頭看向自己的夥伴,卻引起了對方更大的反彈:「不要再跟這些傢伙扯上關係!他們是無藥可救瘋子、共生體與人類的恥辱!現在就走,卡爾頓、現在!」

被甩到巷外的猛毒慢慢地退回艾迪體內,只露出一顆小腦袋,看著暴亂對自己的怒吼無動於衷。

同樣沒搞清楚狀況的艾迪雖然很開心自己的危機解除了,但……好奇心殺死貓。

「他到底怎麼了?」艾迪拍拍屁股站了起來,隨口問了窩在自己頸窩的猛毒。

「他看到了。」猛毒露出得意的微笑,「那些我們做過的事。」

「我們做過的事?那幹嘛那麼生氣……」艾迪困惑地拍掉自己身上的灰塵,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慢慢抬起頭,「你是說……」

「沒錯。」猛毒點點頭,「我們每三天就做一次的……」

「閉上你的嘴。」艾迪脹紅了臉,雙手差進口袋繼續往雜貨店走去。

 

 

回到家後的一周內,暴亂一看見卡爾頓就會大發飆,讓卡爾頓不得不讓他暫時待在特製的共生體容器內一段時間。

然而,等卡爾頓終於獲得暴亂的同意接回他以後……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