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落魄的日子給艾迪帶來了許多影響,比如對破爛事的旁觀、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對的失落感,還有購物的時候該怎麼樣才可以在有限預算裡買到最多能讓自己活下去、又不會難吃到使他懷疑人生的東西。

即便猛毒的出現讓前兩個影響一瞬間灰飛煙滅——有能力就有本錢面對任何事——但那個精打細算的影響,即便在艾迪恢復一般水準的經濟能力後還是無時無刻地影響著他。

尤其是在看見特價品的時候。

他不太清楚為什麼巧克力棒會在十一月十一日促銷,但是猛毒對巧克力的需求量很大——如果他不希望一天到晚帶著猛毒去咬掉別人的腦袋的話——有多買一點的機會艾迪自然是不會放過。至少看在猛毒願意吃薯球的份上,加了點餅乾應該也是可以接受的範圍?雖然他知道猛毒喜歡純粹一點的巧克力。

「嘗試是可以。」猛毒低沉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但如果不好吃你得負責吃掉。」

艾迪猶豫了一下,把參雜奇怪口味的巧克力棒放回去,只留下黑巧克力口味的。至少巧克力再怎麼樣也不會難吃到哪去……吧。

 

當他們走出超市的時候,穿著可愛布偶裝的店員發給了他們幾張傳單,上頭印著一些巧克力棒促銷的訊息,艾迪隨便瞄了幾眼就把傳單隨手扔進垃圾桶,但猛毒趁著艾迪轉身的時候伸長黑色的觸手偷偷地從店員手裡抽了一張收在艾迪連帽T的帽子裡。

回到家後,艾迪整理好買回來的東西便坐在沙發上打算開電視來看,卻被猛毒用傳單擋住了臉。

「怎麼了?」艾迪拿下面前的傳單,疑惑地看著猛毒,「我不是把這個丟了嗎,你又撿回來?」

「這是新拿的。」猛毒雖然對於宿主腦中把自己比為撿飛盤小狗的想法略有不滿,但傳單上的訊息讓他更有興趣一點,「你為什麼要把這麼有趣的教學扔掉?」

「什麼教學?」艾迪這才仔細地看了傳單的內容,原來那根本不是什麼促銷的傳單,是張活動宣傳,一個日本情侶互相咬著巧克力棒合力吃完的小遊戲,「你想試這個?」

「對。」猛毒伸出觸手拿來了那盒巧克力棒,「上面寫很適合情侶。」

「我們什麼時候是情侶了?」艾迪把傳單扔到桌上,「兄弟、你可以去找個雌共生體來做這檔事。」

「你還是在否認我們的關係。」猛毒不開心地瞇起眼睛,隨後補充說道:「共生體沒有性別,我們不需要性別就能繁殖。」

「那……也許你可以去找那個銀灰色的醜八怪玩玩看?一樣沒經驗的傢伙應該會很樂意玩這個遊戲。」雖然艾迪只是嘴巴癢想隨便推掉這個遊戲,但仔細想想還是希望猛毒別真的拖著他去找暴亂,上次相遇僥倖活下來了,下次可不一定。

「你不喜歡我到想把我推給我們的敵人?」猛毒難過地靠在沙發上,抱著那盒巧克力棒,邊說邊可憐兮兮地垂著白色大眼睛,「今天真是最糟的一天了……艾迪不願意陪我玩情侶遊戲,還希望我赴死……」

……這傢伙是去哪裡又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招數的?

「這招叫做以退為進。」猛毒解釋,然後又回到原本那個憂鬱的狀態,唉聲嘆氣地,讓艾迪忍不住在心裡想給他頒個奧斯卡影帝獎。

「想要頒獎給我不如跟我玩遊戲。」猛毒用那雙閃著淚光的無辜白色大眼睛仰望著艾迪,並把手中的巧克力棒遞給對方,誠懇地等著他接下。

這傢伙……艾迪妥協了,接過盒子打開包裝,拿出一根巧克力棒,「餵你吃就行了吧?」

「用嘴餵,你都沒注意看傳單,艾迪。」猛毒期待地看著艾迪,被那雙眼睛盯了很久,艾迪這才勉為其難地用自己的嘴巴叼著巧克力棒,邊提醒:「我是絕對不會動的。」

「沒關係。」猛毒再一次發自內心地喜歡這個宿主,他們果然是天生一對。

猛毒小心地張開嘴,一點一點地靠近艾迪,但就在要碰上艾迪嘴唇的瞬間,喀的一聲,艾迪咬斷了巧克力棒轉過頭,邊嚼邊說:「味道還不錯。」

差一點就能親上艾迪的猛毒壓抑著心底燃起的熊熊大火,拿了另一根巧克力棒,「再一次!」

吞下嘴裡的東西後,艾迪乖順地按照自己共生體夥伴的期待咬著巧克力棒,泰然自若地等著。讀出宿主心中想法的猛毒火冒三丈:「你不可以亂動!」

「嗯,我不動。」艾迪安份地坐正,表情真誠地點頭,然而就在猛毒真的相信想再試一次的時候,艾迪鬆嘴了。

「你說你不動的!」猛毒憤恨地吞下巧克力棒,艾迪根本就不想陪自己玩!

「你就好好吃巧克力棒吧。」艾迪安撫地拍了拍猛毒的小腦袋,繼續一根一根地將巧克力棒塞進嘴裡,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出乎艾迪意料地,猛毒並沒有繼續嚷嚷著要玩遊戲,反而是沉默不語、落寞地靠在沙發上,盯著沒打開的電視螢幕發呆。看起來像極了被主人遺棄的小狗,雖然艾迪知道對方現在一定很不滿自己這麼想。

那模樣看著真是令人於心不忍,但能看到因為這樣而消沉的猛毒對艾迪來說還是很新鮮的。

「只剩下一根囉。」艾迪咬著僅存的巧克力棒,這是他故意的,等吃到剩最後一根才妥協,「我就好好地陪你玩吧。」

「真的?」猛毒懷疑地瞥了艾迪一眼,見對方真的叼著巧克力棒等著自己,這才滿心歡喜地湊過去。

他慢慢地靠近艾迪,確定對方心裡沒有任何破壞遊戲的打算後,一點一點地縮短彼此的距離,就在碰上艾迪嘴唇的那瞬間,「喀。」

猛毒覺得他彷彿聽見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艾迪——

面對著猛毒抓狂的怒吼,艾迪依然冷靜地嚼著嘴裡的巧克力棒,吞下後慢悠悠地問道:「吞下去沒?」

「早吞下去了,你這個騙子!」猛毒沒想到自己明明在艾迪腦中讀取道他希望彼此相吻的想法,卻還是在最後咬斷了巧克力棒!他答應過自己的!騙子!

「對啊,我是騙子。」艾迪十分泰然地點點頭,伸手摟上猛毒凝聚出的頸子,「你不覺得有巧克力棒在嘴裡很難接吻嗎?還要邊吞食物。」

「直接來不是更好?」說著,艾迪主動地將自己柔軟的嘴唇貼上猛毒,甚至主動地伸出舌頭與他交纏。

被吻得找不回理智線接上的猛毒一瞬間忘了自己生氣的理由,十分享受地向艾迪索取更多。

「這次可是你自己點的火。」猛毒將艾迪壓上他最終還是沒能丟掉的紅色沙發,「準備好明天跟出版社請假了嗎?艾迪。」

「嘿、我可沒答應你……等一下、猛毒——」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這天,艾迪首次體會到了何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