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亂的要求顯然超出了卡爾頓的預期,他呆立著許久,直到關上水的暴亂將一條大浴巾蓋住他之後才回過神來。

「不用著急。」沒奢望卡爾頓能立刻開竅的暴亂用巨大的爪子用浴巾替卡爾頓擦著濕透的身體,「先去換身衣服……」

突然,被蓋在浴巾裡的卡爾頓朝著暴亂伸出手,環過他的頸子將其腦袋壓下,微涼的嘴唇試探地貼上暴亂還沒把話說完的嘴。

白色的浴巾遮去了卡爾頓的雙眼,看不見宿主眼神的暴亂停下了擦拭的動作,隔著浴巾環住卡爾頓的身體,忍不住回吻方才就一直撩撥得自己心煩意亂的男人。

才冷卻下來的體溫又開始蠢蠢欲動,暴亂煩躁地去除那些干擾物質,他現在不希望任何東西影響卡爾頓的感覺。若卡爾頓要將理智焚盡,那就必須出自他本意,而不是意外進入體內的物質引導,模糊不清地遊走在情非得已的狀況底下,半推半就地順水推舟。

你必須、打從心底認知到為什麼自己會如此反應。

少了熱度的影響,卡爾頓體內躁動的慾望更清晰地傳遞過來,這讓暴亂十分滿意地重新投入到宿主的「誘惑」中,缺少了影響理智的物質,卡爾頓顯得退縮許多,他的嘴唇顫抖著、笨拙地吻暴亂的嘴角,沒有先前主動伸入舌頭的大膽,反而在意起暴亂的反應,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卡爾頓這樣的行為反而讓暴亂忍不住笑,他停下了兩人的吻,湊近卡爾頓沒被浴巾遮去的臉頰旁低語,「清醒著反而忘了該怎麼做?」

見卡爾頓的臉刷地變紅,暴亂鬆開手正要後退,打算給宿主多點時間醞釀,卻沒想對方一把拉下披在身上的浴巾,濕漉的襯衫半透著卡爾頓蜜棕色的肌膚,泛紅的臉上卻沒有暴亂預料中的青澀。

「是你讓我誘惑你的。」卡爾頓單手解開自己濕透的襯衫釦子,另隻手將濡濕凌亂的頭髮向後攏,緩緩地貼近暴亂,他仰起臉湊近暴亂的唇邊,吐出的溫熱氣息搔得暴亂不由得屏住氣,「你最好別後悔。」

似曾相識的話語讓暴亂瞇起了眼睛,他正想說什麼,卻被卡爾頓堵了個乾淨,方才的笨拙親吻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超出暴亂料想的深吻,更加肆無忌憚、狂亂,甚至還有著與平常溫文形象相悖的粗魯。

這下反倒是暴亂被卡爾頓吻得七葷八素,若不是共生體不需要呼吸,現在的他恐怕已經被吻得近乎窒息。

卡爾頓無預警地抽離自己的唇,興許是刻意地、以粉嫩的舌頭挑逗地舔去唇上與暴亂牽起的銀絲,一雙飽含情慾的眼睛望向暴亂,他拉開貼在身體上的半透明襯衫,此舉猶如向暴亂遞出了邀請,他微微勾起嘴角,吐出的話語彷彿伊甸園來自蛇的蠱惑:「你可以幫我個忙嗎?暴亂。」

被挑撥得幾乎要失去理智的暴亂情不自禁地伸出巨爪摟住卡爾頓,「什麼忙?」

卡爾頓將雙手環上暴亂的頸子,鼻尖輕輕地蹭過他的唇角:「上我。」

 

暴亂知道自己失控了。

當他用爪子撕碎了卡爾頓的褲子,抱起他壓上浴室裡的牆時,暴亂想起了卡爾頓的推託,現在看來不是沒有道理。

卡爾頓的背抵著牆,與暴亂間的粗暴相吻使得他的嘴唇有些發麻,溼透的襯衫半掛在他的身上,拘束了他的行動,只能伸手扶著暴亂的肩膀支撐,他感覺到自己的下體逐漸攀上了屬於暴亂的微涼黏液,由黏液凝聚出的觸手正纏繞在他早已硬挺的分身上頭,卡爾頓別過臉喘著氣,原先游刃有餘的模樣洩露出了少許羞赧。

暴亂將兩人的距離縮得更短,不知何時凝聚出的巨大陰莖悄悄地抵上卡爾頓的後穴,他伸出巨舌舔過宿主的耳後,突然鬆開支撐著卡爾頓的手,讓其順著重力坐上自己的腿根。

「啊……」無預警地進入讓卡爾頓忍不住叫出了聲,驟然被撐開的後穴疼得他皺起眉,隱忍的喘息燒斷了暴亂最後一點想溫柔進行的理智。暴亂將卡爾頓的身子緩緩抬起,異物不緊不慢摩擦的感覺搔刮著卡爾頓的慾望,他還想要更多、更強烈的刺激——

似乎是接收到宿主的想法,纏在卡爾頓分身上的觸手逐漸收緊,上下地套弄起來,而那被抽出到穴口的粗大異物又猛地頂到深處,被劇烈地刺激到敏感點的卡爾頓身子一震,手指狠狠地掐進暴亂的肩膀裡,他慌忙地鬆手想道歉,道歉的話語到嘴邊卻在對方逐步加快的刺激中被快感淹沒,化作破碎的呻吟在浴室中迴盪。

「暴亂、啊、慢點、慢……啊……」快感如浪潮般襲來,一陣又一陣地啃噬著卡爾頓的意識,他夾著暴亂的腰部,對淫靡的肉體碰撞聲充耳不聞,「暴亂……」

「什麼?」暴亂享受著與宿主共感而獲得的快感,聽聞宿主的呼喚,輕吻了他的眉角。

「永遠……不准對其他人做這種事。」這番話語讓暴亂一愣,隨即笑咧了嘴更加狂暴地加大了自己的力道與速度,抓著卡爾頓的爪子將其用力地擁緊,宛如要揉碎他那脆弱的人類宿主一般,而這樣的壓迫讓卡爾頓的感覺隨之放大,與暴亂相觸的肌膚、交合處的灼熱,還有由內而外幾乎要將他焚盡的快感——

濁白的熱液在兩人間射出,尚未從高潮後的痙攣中恢復的卡爾頓疲累地靠在牆上,卻被暴亂一掌摟進懷裡,絲毫不在意卡爾頓身上的汗液與精液,還沒冷靜下來的卡爾頓紅著臉想拉開彼此的距離,反而被壓得更緊,「暴、暴亂?」

「你也永遠別想對其他人做這種事。」暴亂危險地瞇起眼睛。

如果卡爾頓不是個恪守甚嚴的人?暴亂忍不住想撕毀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假想敵。這樣的卡爾頓只能是自己的,因為自己的進入露出情慾與忍耐痛楚的表情,還有受到他的一舉一動而洩出呻吟的喘息聲。這些只能由他獨占,永遠地獨占。

「下一步……」暴亂鬆開對卡爾頓的箝制,看了眼地上被撕成碎片的名牌長褲,將視線轉回卡爾頓身上,「讓我們來清理乾淨吧?」

暴亂伸出舌頭,舔去卡爾頓精瘦身體上的精液,「徹底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荼詠(Toyon) 的頭像
荼詠(Toyon)

散盡荼蘼,唯詠

荼詠(To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